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教宗方济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访谈(全文)

2013-10-31 15:49:26 | 来源:梵蒂冈电台网

    教宗方济各与«公教文明»(Civiltà Cattolica)期刊的主编安东尼奥•斯帕达罗(Antonio Spadaro)神父于今年 8月19、23和29日在梵蒂冈圣玛尔大之家教宗的私人书房进行了3次长篇谈话,访谈内容在斯帕达罗神父整理完毕后,已于9月19日由«公教文明»期刊同耶稣会在全球其它16份期刊同时公诸于世,其内容近30页。教宗方济各在访谈中概述自己的容貌,说明他对耶稣会的看法,分析今日教会的角色,指出牧灵行动的当务之急,也回答关于福音宣讲的问题。梵蒂冈电台中文节目部将访谈全文从意大利原文翻译成中文,逐次在本台网页刊登。


圣玛尔大之家,8月19日星期一9点50分

    8月19日星期一,教宗方济各约我上午10点钟在圣玛尔大之家见面。我承袭了父亲总是需要提前赴约的传统,先到一步。接待人员将我请到一个小厅坐下。等候时间不长,几分钟后我便被请入电梯。我用了两分钟的时间迅速回忆了耶稣会几份期刊的主编们在里斯本会议上大家同时刊登访问教宗的提议。我同其他主编商讨后,拟定了几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从电梯走出时,看到教宗已经在门前等候我。

    走进教宗的房间,他请我在一个沙发上坐下,他自己却因腰背不便而坐在一把较高的硬背椅子上。房间设备简朴,写字台的空间不大。房间内只摆放必要的家具和物品令我印象深刻:书本不多、少量纸张、物件也寥寥无几,其中有一张圣方济各的画像、一尊阿根廷主保卢汉(Luján)圣母态像、一个十字苦像和睡眠中的圣若瑟态像,很像我曾在圣米格尔大修院(Colegio Máximo di San Miguel)他当院长和省会长时的房间内看到的那尊。贝尔戈里奥的灵修不是由他所称的“调和的力量”所形成,而是人的面目:基督、圣方济各、圣若瑟、圣母玛利亚。

    教宗微笑着迎接了我,他的微笑多次传到世界,开启人心。我们开始聊许多事,尤其谈他在巴西的旅行。教宗视这趟旅行是项确切的恩宠。我问他是否休息好了,他给了我肯定的答复,说他很好,说世界青年节为他是个“奥秘”。他告诉我他从不习惯向许多人说话:“我能够逐次注视每个人,同眼前的人直接接触,不习惯接触大批的群众。”我对他说,确实如此,看得出来,而这一点偏偏打动了众人的心。可以看到,每当教宗身处人群当中时,他的目光其实都是落在单个人身上。然后摄影机放出画面,使所有人都能看到,就这样教宗能够随意与眼前的人至少可以通过目光保持直接接触。我觉得他满意这样,能够保持自己,不必改变通常与人沟通的方式,即便眼前有数百万人,就如在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所发生的那样。

    在打开录音机之前,我们也谈了其它事。在评论我发表的一篇文章时,教宗告诉我他喜爱的两位当代法国思想家是亨利·德吕巴克(Henri de Lubac)和米歇尔·德塞尔托(Michel de Certeau)。我也告诉他一些个人的事。教宗同我谈了他自己,尤其是他当选教宗的事。他说,当他开始意识到有被选中的危险时,3月13日星期三午餐时他感觉到一股深沉和无法解释的内心平安和慰藉降到自己身上,同时也伴随着一片黑暗,余下的一切都是漆黑一团。这种感觉伴随着他直到当选。

    说实在的,我倒愿意继续这样无拘束地谈下去,可是我仍拿起了上面写着几个提问的纸张并且打开了录音机。首先,我以耶稣会士所有期刊全体主编的名义感谢教宗,这些期刊将同时公布这项访谈。

    今年6月14日,教宗在接见«公教文明»期刊的耶稣会士们之前,同我谈了他接受访问的巨大困难。他说宁愿多想想,也不愿在答复访问的问题时那样一气呵成。他觉得在作了最初答复之后才想到正确的答案。他告诉我:“当我从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的返程中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时,我都不认识自己了。”的确如此,在这篇访谈中教宗能够多次随意中断正在答复的问题,为上个问题进行补充。同教宗方济各谈话实在是在活跃奔放、川流不息的思想河流中遨游。甚至记笔记我都觉得会打断这种自然的交谈而感到不快。显然,教宗方济各更加习惯于交谈而非给人讲课。

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奥是何人?

    我的提问已经准备好,但我决定不按照预先拟定的大纲,而问了他一个唐突的问题:“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奥是何人?”教宗静静地望着我。我问他这个问题有否不合适……他点头接受了这个提问,对我说:“我不知道哪个定义更正确……我是个罪人。这个定义更正确。这并非说说而已,做做文章罢了。我是个罪人。”

教宗继续思索,努力去理解,好像没有料到这个提问,好像被迫要继续思考一样。

    “是的,也许我能够说我有点狡猾,知道怎样行事,但我也有点单纯却是真的。是这样的,但最好的概括,就是出自内心和感觉最真实的那个,正是:‘我是上主所注视的罪人。’”他又重复:“我是被上主所注视的一个。我的格言Miserando atque eligendo(因仁爱而被拣选)令我始终感到为我实在千真万确。”

    教宗方济各的格言取自圣贝达司铎的讲道,他在评论圣玛窦被拣选的福音事迹时写道:“耶稣看见一个税吏,于是以喜爱之情注视着他,拣选了他,并对他说:‘跟随我’。”

    教宗继续说:“我认为拉丁语miserando的副动词无法翻译成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我喜欢用另一个不存在的副动词misericordiando(正仁爱着)将它译出。”

    教宗方济各继续他的反省,并且绕了一个大圈子同我谈起我当时并不理解其含义的事情:“我不认识罗马,知道的事不多。我所认识的有圣母大殿,我常去那里。”我笑了,对他说:“圣父,我们都非常了解这事!”教宗接着说:“那么,是的,我认识圣母大殿、圣伯多禄大殿…。可是我来罗马总是住在斯科洛法大街(via della Scrofa)。从那里我常去法王圣路易堂(La Chiesa di San Luigi dei Francesi),我去那里瞻仰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圣玛窦蒙召选的油画。”我开始猜到教宗要向我说什么了。

    “耶稣的那个手指这样指向玛窦。这样指向我,我感觉如此,同玛窦一样。”在此教宗让这幅画来裁决自己,仿佛领悟到他去寻找的是自己的形象:“打动我的是玛窦的手势:他抓起自己的钱,好似说:‘不,不是我!不,这些钱是我的!’看,这就是我:‘上主用祂的双眼所注视的罪人。’这就是我对是否接受当选为教宗的问话的答复。”于是教宗用拉丁语低声说:“我是个罪人,但我信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无限的仁爱和耐心,在补赎的精神下,我接受。”


为何做耶稣会士?

    我明白教宗方济各接受当选的这句答话为他也是一张身份证。没有别的需要补充了,我继续问他我已选好的第一个问题:“圣父,是什么促使您选择加入耶稣会?耶稣会的哪些方面打动了您?”“我有更高的渴望,但不知道要的是什么。我已经进入修院。道明会士我喜欢,我有道明会的朋友。可是以后我选择了我很了解的耶稣会,因为那时修院由耶稣会士负责。耶稣会的三件事打动了我:传教工作、团体和纪律。我对这些感到好奇,因为我生来、生来、生来就不守纪律。可是他们的纪律,安排时间的方式深深打动了我。”“另外,为我实在重要的是团体生活。我常寻找一个团体,看自己不适合做孤零零的司铎:我需要团体生活。从我住在圣玛尔大之家这件事上便能懂得我的需要:当选教宗时,我住在抽签抽到的207号房间,我们现在谈话的这个房间以前是客房。我选择住在这里,住在这201号房间,因为我在接收教宗寓所的时候,心中清楚地感到‘不’住在那里。宗座大楼内的教宗寓所并不豪华,却古朴雅致,很有品味,并且宽敞,但不豪华。不过,它像个倒立的漏斗,里边宽大,入口却实在太窄小,需要用滴管进入。我不要住在那里,没有人我活不了。我需要同别人一起生活。”在教宗谈传教和团体的时候,耶稣会论«传教的团体»的所有文件都进入我的脑海,我在他的话中找到了答案。


对一名耶稣会士而言,做教宗意味着什么?

    我愿意继续这条脉络,从他是首位被选为罗马主教的耶稣会士谈起,向他提出一个问题:“您如何解读您蒙召按照依纳爵的灵修为普世教会提供的服务?为一名耶稣会士而言,被选为教宗意味着什么?依纳爵灵修的哪一点帮助您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教宗方济各答道:“分辨”。“分辨是圣依纳爵功夫下得最大的内心修行之一。为他来说,分辨是为更好地认识上主、更贴切地跟随祂的一件战斗武器。我常被用来描述依纳爵这一观点的格言所打动:“Non coerceri a maximo, sed contineri a minimo divinum est”(不受最宽大的空间限制,却能被最窄小的空间容纳,这是神性)。为治理,为做长上我反复思索了这句话:不受较宽大的空间限制,却能在较窄小的空间内生存。这个大与小的德行就是宽宏大量,它使我们从我们所在的位置常能观望远景。它是怀着向天主和他人敞开的宽阔心胸做每日的小事,是在远大的视野,天主国度的视野内重视微不足道的小事。”“这句格言为站在正确的位置上去分辨,从天主的角度体验天主的事,提供了衡量标准。在圣依纳爵看来,大原则必须在地点、时间和人的具体环境中体现出来。若望二十三世当他再三重复“Omnia videre, multa dissimulare, pauca corrigere” (看到一切,视而不见许多,纠正少少)这句格言时,就是以这种方式开始治理教会,因为他认为尽管看到一切,看到最大的幅度,却须在不多的事,在最小的幅度上运作。可以有庞大计划,却藉着在少量最小的事上运作,就能实现。或者正如圣保禄在«格林多前书»中所说的那样,能使用软弱的工具,它比强健的工具更有功效。”“分辨需要时间。例如:许多人以为改变和革新能在短时间内实现,我认为,为真正、有效的改变奠定基础总是需要时间,这就是分辨的时间。有时分辨反而激励人立即做最初打算以后再做的事,这样的事近几个月也发生在我身上。观望身边的标记,聆听所发生的事件,了解人,特别是穷人,分辨常是在上主临在时实现的。我的选择,即便与生活常态有关的选择,就如使用不起眼的汽车,都与灵修分辨有密切关联,让它符合来自事物、人和阅读时代标记的需要。在上主内分辨引导我以我的方式进行治理。”“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信任突然作出的决定,我总是不信任第一个决定,即倘若我必须作出决定,我所想到的第一件事。一般来说,这常是错误的事。我必须等待,作内心评估,争取必要的时间。分辨的智慧弥补人生不可避免的暧昧,使人找到更恰当的途径,所找到的并不常是看上去强而有力的途径。”
 

论耶稣会

    可见,教宗的灵修支柱是分辨。他的耶稣会士身份以独特的方式在这方面表达出来。为此,我问他耶稣会如何能为今日教会提供服务,耶稣会的特色是什么,以及可能冒的风险。“耶稣会是个处在张力中的团体,它总是彻头彻尾地处在张力中。耶稣会士是没有自己的中心的人,耶稣会本身就没有自己的中心:它的中心是基督和祂的教会。因此,耶稣会若将基督和教会置于中心,它就能为自己生活在边缘地区找到平衡的两个基本参照点。相反地,若过于注意自己,将自己当作牢不可破、装备完好的结构置于中心,那么就会有感到自信和自满的危险了。耶稣会必须始终将‘Deus semper maior’(天主永远更大),将寻求天主的光荣作为最重要的事,将吾主基督的真净配教会和博得我们爱戴的基督君王放在眼前,即使我们是不中用的瓦器,也要将整个人和全部劳苦奉献给基督。这种张力不断地将我们从自我提出来。令没有自己的中心的耶稣会确实强健的,帮助修会更有成效地履行使命的,正是犹如父子和兄弟情谊般的‘诉心’这一管道。”教宗此处所指的是耶稣会会宪的一则特别会规,规定耶稣会士必须向长上“表白他的良心”,即他所生活的内心世界,这样做便于长上在派遣给一个人使命时能够更有意识地予以配合。

    教宗方济各接着说:“可是谈耶稣会并不容易。你若说得太明确,便有被误解的危险。谈耶稣会只能用叙事的方式,只有藉着叙述,而非哲学或神学上的阐明才能进行分辨,而藉着后两者只能够进行讨论。讨论不是耶稣会的作风,分辨才是,当然,分辨过程预先假定也包括讨论的部分。神秘的气息从不给自己划定界限,不使思想画上句号。耶稣会士必须是思想尚未完善、思想敞开的人。耶稣会曾有过思想封闭、僵硬的时期,更注重学问研究和苦行而非神秘学思想,这种病态产生了Epitome Instituti(耶稣会纲领)。”教宗此处所谈的是耶稣会在20世纪使用并重新修订的行为准则,这本简章被当作会宪的替代品。耶稣会士的培育有一段时期受这本准则的塑造,乃至有些人从未读过会宪,这个当仁不让的创会文本。在教宗看来,耶稣会在那段时期,修会规律差点淹没了修会精神,陷入了详述和过于阐明神恩的诱惑。

    教宗继续谈道:“不,耶稣会士总是不停地思索,以基督为中心,展望必须向前迈进的愿景,他的真正力量正在于此。这股力量激励耶稣会进行研究、创新并慷慨奉献。可见,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须在行动中度默观生活,都须与整个教会密切结合,视教会为‘天主子民’和‘圣洁的母亲’,这需要百般谦逊、付出牺牲和有胆量,在不被理解或遭误解和诽谤的时候尤其如此,但这却是一种更加结果实的态度。让我们想想过去因中国礼仪、马拉巴尔礼仪以及在巴拉圭传教村所引起的紧张情势,便可见一斑。”“我本人就是近期耶稣会遭遇互不理解和难题的见证人,在这些难题中,包括将服从教宗的‘第四愿’给予所有耶稣会士的那段艰困时期。在雅鲁培(Arrupe)神父任总会长时期令我感到有把握的正是:他是个祈祷的人,是在祈祷上花费很多时间的人。我记得他在祈祷时就像日本人那样盘坐在地上。为此,他有一种公正的态度,作出正确的决定。”

关键词: 教宗方济各 公教文明 访谈 


上一篇: 教宗展现亲民 上教堂人数增多

下一篇: 联商网:中国民间儿童救助研讨会开幕 TCL公益基金会出席


延伸阅读:

教宗方济各哀悼托朗枢机的逝世

教宗方济各:中东如果没有基督徒就将不再是中东

教宗方济各:中东除了和平,别无选择

教宗方济各谴责酷刑,称之为“大罪”

教宗方济各:愿天主教徒和东正教徒在合一道路上携手同行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