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心中的妈妈

2017-07-27 15:56:00 | 作者:黄旦谷 | 来源:《信德报》2017年7月2日,24期(总第728期)

    妈妈,永远是我抒发不尽的诗歌。
    妈妈,永远是我咏唱不完的颂歌。
    可从童年起我就没有了妈妈,在我的脑海里只留下妈妈非常模糊的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妈妈总摆脱不了一种隐约的感情。我不记得妈妈死时我是否流过眼泪,可当那些好心人说“咳,这么小就死了娘,今后可怎么办呢?宁可死掉做官的爸,也不要死掉讨饭的妈啊!”我虽很不理解他们慨叹的意思,但我已经为我失去了妈妈而悲哀了,小小年纪,当一人独处时会凄然流泪。
    后来我大了,见到人家有妈妈可叫,可我顾影自怜,不由得想起我已经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孤儿了。记得有一天晚上,夜深人静,清幽的月光斜照在我的床上,突然我被一阵阵哭声闹醒,那是邻居家的女人哭她妈妈的亡灵,其声凄凉哀怨,令我触景生情,也不由得痛哭起来。
    后来我结婚了,我对我妻子说:“最让我幸福的是,我终于又有妈妈可叫了。”她感到有点奇怪,我知道她因为天天有妈妈可叫,习以为常,感觉不到有妈妈可叫的幸福。
    但是终于有一天我的第二个妈妈岳母又离开了人世,我就再也没有妈妈可叫了。
    人生一世是多么的短暂,人是多么的脆弱,是多么的能力有限,即使妈妈再爱我,她也无能为力,因为她要老,她要病倒,她要离我而去。
    是啊,每当我看到那些儿女们围着已逝的母亲嚎啕痛哭的场面,我也不由得陪以泪水。我慨叹,如果没有对主的信仰,如果没有对圣母的依赖,人世间是个多么悲凉的地方。
    当我抬头仰望墙上的圣母无玷圣心像时,我开始责备自己。我为什么说我没有妈妈可叫呢?我不是每天在念圣母经吗?人世间的妈妈要老要病要死,可这位天上的妈妈永远年轻、永远健康、永远慈爱,能力无限。她不仅在天上,且一直临在于我们中间。以若望为代表的我们都成了圣母的儿女,我可以每天呼唤妈妈千百遍。
    真的,能叫声“妈妈”是一种幸福!
    我从年轻时就不忘念玫瑰经,因为我们常念玫瑰经,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多亏了圣母的提醒和护佑,在我迷茫于世俗的追求时,把我从世俗肮脏的漩涡里拉了出来。你说,怎叫我不由衷地喊声“妈妈我感谢你”?
    在人生的旅途上,不知道碰到多少个艰难险阻,就像一个婴孩在学走路时要无数次地跌倒一样,可每当我喊妈妈救救我的时候,我就化险为夷,又站了起来。
    我非常欣赏写字台玻璃下的一幅圣母抱小耶稣的画像,圣母庄重而慈祥,头顶风兜,眼睛望着远方,绿色披肩上怀抱着一个白色的婴孩,他闭着小眼睛,平安甜蜜地睡在妈妈的怀里。这是一幅多么令人迷醉的画像。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把我自己比作那个甜睡的婴孩。
    我非常喜欢阅读有关圣母显现的事迹,如露德圣母、法蒂玛圣母、瓜达卢佩圣母、南斯拉夫(默主歌耶)圣母……我也喜欢阅读有关圣母塑像流眼泪的事迹。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要情不自禁地陪以泪水。我曾含着眼泪提笔写了《妈妈,你为什么要哭?》的诗歌。 
    妈妈,我心中的妈妈。我永远把你呼喊,我永远把你依靠。当那一天,主要收取我的灵魂时,妈妈,我要是见到你,我要一头扑到你的怀里叫声“妈妈”,幸福地痛哭一场,然后诉说我在世的甜酸苦辣,然后等着妈妈您为我擦干泪水。

关键词: 圣母 玫瑰经 

上一篇: 她把灶台当祭台

下一篇: 崔氏三姐妹

延伸阅读:

教宗主持瓜达卢佩圣母庆日弥撒:我们要保护我们的人民不受意识形态殖民

教宗方济各前往「罗马的露德」敬礼显灵圣母圣像

教宗三钟经:圣母玛利亚永远年轻,罪才使人衰老

教宗方济各:愿圣母帮助我们培养那对抗我们当代病毒的抗体

圣母无原罪节:白正龙《主日圣言之省思》天主的旨意与圣母的期望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