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牧人谢保禄的故事

2017-09-18 10:32:57 | 作者:方若翰 | 来源:《信德报》2017年9月3日,32期(总第736期)

    教区的老牧人谢保禄走了,我们来回忆他的几个故事片段。

母亲

    老牧人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有些模糊了因为当时代年幼。父亲去世时,母亲28岁,家中五个孩子。牧人虽是家中的老大,也只有10岁。最小的弟弟,当时才两个月。母亲很好强,也能吃苦。她开过小卖铺,也曾经靠着给教会医院洗衣服维持生计……教会学校也为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牧人的妹妹说:我们从小就没有学会吵架和骂人,如今几个孩子有的是教师,有的是工程师……
    老牧人回忆说:当时母亲想过为了孩子再找个人家。当时他哭着不让,母亲同意了。可以说,母亲为了五个孩子,把一辈子都献出来了。
    母亲、教会、圣母。这就是从幼时扎根在心里的信仰。

几次劫难

    兰州总修院旁边是教会学校,当年牧人的小弟就在这里读书。一天中午放学,看到自己的哥哥被几个人送到看守所。
    弟弟后来才知道,一直在修道院读书的年轻的修生被误当成了犯罪分子,被判三年,22岁到25岁。
    30岁到40岁,在“三年自然灾害”中,他被送到新疆,在乌鲁木齐市碾子沟长途车站等车中转期间,他终于能和另一位神父彻夜长谈。
    平反后,他分配到新疆的兵团农牧团场126团12连。
    他一年四季放羊。冬天穿着破棉袄,给牲畜准备草料,一个人拉着半吨重的草料,在冰雪上行走。凡见过老牧人的人如果稍微留心,就能发现他的一个肩膀高,一个低,身体是扭曲的,这是常年单肩套拉绳拉车用力的结果。


与母亲在一起

回应圣召

    “世界上的一切荣华富贵,光荣美丽,都像银幕上的镜头一样,它眨眼间,就消失了。既然如此,世事有什么可留恋的余地呢?真是‘Vanitas vanititum et omnia vanitas’”(1977.
7.30) (注:此为拉丁文训道篇中的一句:虚而又虚,万事皆虚。)

    红颜就似园中花,欣欣吐艳人人夸,一旦花落颜消瘦,凄凉冷落两消煞。(1979.3.3)

    这是老牧人日记本上的两段话。获得“新生”后,他借到圣书,如饥似渴地抄下来,如《师主篇》、《心泉》等,并在笔记本上写下心得!
    1980年,年近50的他回家看望母亲。熟悉儿子的母亲感受到了儿子的不同。她问道:“成了吗?”“成了!”母亲哭了,因为母亲知道了,此时此刻他的长子已经是神父了。

圣迹相伴

    新疆的天主教从零开始了。教友没有经本、歌本,为了教友的信仰,只能私下印,老牧人因此吃了官司。在乌拉泊看守所,每个星期天探望日,教友们络绎不绝地探望并送来好吃的,他把食物分给别人,总是鼓励教友热心依靠圣母。
    期间,一位教友在把弥撒中盖在圣爵上的圣盖放在炉子中烧的时候,忽然火炉中放射光华,她用火钩取出来看,在圣盖上赫然出现了几个金色的字“一切为了人”。
    玛纳斯的喻德光教友看望牧人的时候,牧人嘱咐他准备当地教友念经的地方。1994年玛纳斯圣母海星堂落成。当年狱中的信德,结出了果实。


新疆的教堂,无不浸透着老牧人的心血

神学与人学

    老牧人总是说:我的神学知识是在狱中学来的。坚持饭前恭敬地画十字,祈祷;睡下后,开始念经祈祷;过去读过的圣书,能清晰回忆起来,并反复在脑海中思量。
    历史,英语是:history,有人解释说:his story 他的故事。读老牧人的故事,发觉到,他是在和受苦的基督一起,在人类的长河中,书写着新疆地方教会的历史。他去世了,但他的故事还会不断传诵。

关键词: 牧人 谢保禄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孙子咪咪

延伸阅读:

哥伦比亚新殉道真福哈拉米略主教:一生忠於上主、尽忠职守的牧人

“我是你们的牧人,你们是我的亲人”

意大利米兰荣休总主教泰塔曼齐逝世,教宗称他是深受爱戴的牧人

石家庄:两位执事荣晋铎职 主的葡萄园喜添新园丁

教宗清晨弥撒:牧人应是一位热情、懂得分辨和斥责恶的人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