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病危看生死

2017-10-16 13:33:24 | 作者:李升 | 来源:《信德报》2017年9月10日,33期(总第737期)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论语·里仁)
    我去磨子山朝圣之前,电话告诉母亲,返程时回家看望她。我如期而至,母亲却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母亲被确诊为“室上速”,就是心脑供血不足,导致心律失常。这种病心跳突然急剧加快,轻则心慌、憋气、头晕、乏力,重则胸痛、呼吸困难、晕厥、抽搐或休克。
    母亲转危为安后回忆说:“从教堂回来,和你两个弟弟一起吃过早饭,他们各自忙事去了,我和往常一样念玫瑰经,念到第二端,突然头晕,出汗,手抖得拿不住念珠,我赶紧把门打开,给你两个弟弟打了电话……打完电话,我就动不了了,感觉自己不行了,我就喊‘耶稣救我,圣母领我,天主不要舍弃我!’反复喊……突然,想起衣兜里早上教友给的救心丸。衣服就在沙发上,着急拿不出来,忙咬烂瓶盖吃了三粒。你看,这不是天主的意思(平时去教堂回来,外衣总要放在衣柜里,那天累了,没往柜子里放)…… 之后,你的弟弟先后进了门,他们一个叫车,一个把我抱上了车。我以为去医院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首先是要押金,签字,办手续……弟弟急切地喊:‘这些都没问题,赶快救人’,这才给我在胳膊上注了一管液体, 注射了液体,明显好转。你给医院写文章建议不管是谁,先救人,再办手续。”
    病人转危为安后, 医生建议转院手术,于是母亲由镇医院转到盟医院。盟医院说:“需要导管手术。”就是通过穿刺股静脉、股动脉、把电极导管插到心脏里去,确定引起心动过速的异常结构位置,在该处释放高频电流,通过热效能,使局部组织内水分蒸发,干燥坏死,一次性根治。否则,防不胜防,危险性极大。
    决定手术后,医生说,我们给你预约,就是说,同类手术,做的人多费用就少。母亲听明白了,念经的次数更多了,但是祈祷却犯了难,她不希望有更多的同类病人。
    母亲收起念珠说:什么时间做手术,随天主的意思吧,我们听天主的安排。圣母升天瞻礼到了,你们都回自己的堂口服务去吧;这次我彻底明白了,谁爱我,也不如天主爱我,命在天主手里了,没有天主保佑,我就见不到你们了。”
    我在想:天主认识我们,爱我们,因此,一切发生在我们体内的痛苦、爱、希望和悲伤,都会在我们的生命中成长成熟;曾经和我们一起生活过的母亲,总有一天会被接到天主的永恒之中。永生,是天主给我们的许诺。
    母亲躺着输液,时而翘起头,环视一下我们说:“你们都回来了,主教忙,不要告诉他。”母亲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主教儿子。
    不经意间,主教突然出现在眼前,这连我们都感到意外。母亲先是一愣,既而一惊,随之一乐,一行热泪顺颊而下……
    “儿啊,你怎么回来了?谁告诉你的?你能找见医院?我紧给他们说不要告诉你。”
    主教心情是沉重的,表情是喜乐的:“妈,是教友告诉我的。”这下,母亲释然了,喜乐的表情像小孩子一样纯真、甜美。“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晚祷后,主教说:“我很少回家,今天我陪妈。”我以为母亲会拒绝,没想到母亲说:“你们都回去吧,今晚就让主教陪吧!”
    母亲:“你修道走了以后,班主任老师上门找了两回,说你们把一个尖子生送去修道,实在太可惜了。”
    主教:“是吗?他们不懂。”
    母亲:“修道也艰苦了,吃不好,冬天屋子里冷,每天起五更、睡半夜……后来我们才听说,你闹过一场病,家人谁也不知道,想起来还后怕了。”
    主教:“没有,妈妈,一切都过去了,好着呢!”
    母亲:“你带走的那套行李,是妈妈连夜给你缝的。”
    主教:“离开修院时,我送给新生了。”
    聊着聊着,主教就在折叠床上睡着了,睡姿还和小时候一样规矩,看得出他也累了,睡得呼呼的,头发也白多了……自从16岁离家修道,30多年了,这是头一回和我睡在一个房间里。
    次日中午,主教说:“妈妈,您想吃什么?我给您买。”母亲说:“医院食堂玉米窝窝挺好,好多年没吃了。”主教说:“好,我也想吃玉米窝窝。”
    我把两碗小米粥,两块玉米窝窝送到病房,娘俩吃了一个多小时。主教给母亲安顿了饮食、休养、配合治疗等事宜,并且说下午就要回去了。母亲给主教儿子说:“你不要担心我,跟前这么多人,做手术你也不要回来,你要好好为教会服务,你念了那么多书,会讲道理,知道的也多,你和他们不一样,我把你献给天主了,见一见面就挺好了。”
    午休起来,母亲认真地洗了脸,梳好头,等着主教和她告别。当我告诉主教已经回教区了时,母亲很是意外,喃喃地说:“回去了?我以为他和我打招呼……”
    母亲扶着床,蹒跚地走向窗口,那瘦弱的身体,那佝偻的脊背,那无奈的神情,让人不由想起韩愈的一句诗:“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
    母亲在窗前站了很久、很久……

关键词: 母亲 生死 

上一篇: 一位癌症病人的感人见证

下一篇: 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延伸阅读:

吴智勋《和平纶音》母亲的信德

《清泉掬水》:耶稣的母亲玛利亚是我们与主交往的典范

母亲的善表

蔡惠民《天国驿站》为难的母亲

母亲的礼物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