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卅一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

2017-11-02 10:44:24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 来源:信德网

拉1:4b-2,2b,8-10;
德前2:7b-9,13;
玛23:1-12
进堂式
   在今天的福音,我看到耶稣毫不留情的批评法利塞人和经师,耶稣称呼他们是伪装的良善,是作假,是「膨风」,因为这一类的人,说(教导别人)是一回事,但是在行为上,又是另一回事。
   每一次我们来参加弥撒,都是被天主所邀请,天主要我们过一个真理与虔敬的生活。
   我们也可以自我反省,到底我们中间,有哪一个人敢说自己的言语和行为是完全的合一呢?就这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是伪善。
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毁约的后果
甲年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读经一:拉1:14b-2:2b,8-10
    礼仪为我们截取的读经,横跨了数个段落。为求思路通顺,我们会集中地读在其中一段(2:1-9)。同时,礼仪又在截段的时候略去了这段落中的数节(3-7节),我们亦将扼要地看看这数节。
***
    由于今天是我们在甲乙丙三年的主日读经循环中读到《玛拉基亚先知书》,让我们也简单地了解一下这本书。其实,这本书大概原本是佚名的,「玛拉基亚」不过是希伯来文「מַלְאָכִי」(mal’āchi;my messenger;o meu mensageiro;=我的传讯者)的音译。这位先知的名字,大概来自 --- 「神谕:上主藉玛拉基亚(mal’āchi;=我的传讯者?)传于以色列的话」(1:1;惯译本);及「看!我要派遣我的使者(mal’āchi;=玛拉基亚?),在我前面预备道路」(3:1;惯译本)。
    《拉》在《旧约》的先知部分中乃最后一卷先知书,这大概已暗示出这本书是先知书中最后成书的数本之一。事实上,学界大概都同意(Collins, 2004:415),这本书是巴比伦充军结束之后,被充军的人都回国之后,才写成的(即主前第六世纪末至第五世纪初)。这点,在《拉》开首的数节就可找到证明。《拉》作者以厄东(Edom)已成为废墟的事实来说服以色列人,上主是钟爱他们的。但厄东的灭亡,却是由巴比伦帝国的末代皇帝拿邦尼都(Nabonidus)在主前第六世纪中期所亲手完成的。
    不过,世事就是如此。人在困境时,怨天尤人;在顺境时,却不知上进。《拉》一书在让我们知道天主透过历史中的人与事让以色列人重归故土的同时,也让我们了解到他们在回乡之后的所作所为。今天的读经,正是一例。
***
    先把这段先知书放回其上下文中。在上一段(1:6-14),先知指责司祭们,因为他们奉献了不完美的祭品。在接下来的这段中,先知将警告司祭们。他提醒他们,他们拥有优越的地位,在历史中也曾有过十分高尚的司祭。先知告诫他们不要亵渎司祭的职务。
***
    1节 --- 现在!这些命令是为你们的!司祭们!
    [按:以上及文中的翻译是按照《旧约》的希伯来文本(Masoretic Text,《玛素勒本》;cf. BHS)。]
    尽管我们不可把每段先知书视为独立的,但这段一开始却就以 --- 「现在!」 --- 来强调出其新的主题。因此,已故先知书学者费侯傅(Verhoef, 1987:237)认为,这道命令虽然与上一段的内容 --- 对司祭们奉献不完美的祭品的指责 --- 有关,但对理解这道命令的更重要关键,乃先知接下来所提到的肋未盟约(见4节)。这也是何以我们今天会补充礼仪所略去的数节的重要原因。
    2节 --- 如果你们不听,如果你们不把光荣我的名号[一事]放在心上 --- 众军的上主说 --- 我就会派遣诅咒到你们中,我就会诅咒你们的祝福;我甚至已经诅咒了它[=祝福],因为你们并没有把它[=光荣上主名号]放在心上。
    上主的诅咒乃条件句。换言之,如果司祭们肯听上主的告诫,那么祂所作的警告就不会发生。再者,这个条件句,已经暗示了他们到此刻为止都没有把光荣上主之名一事放在心上。情况就好像,只有当小孩正在闹脾气时,父母才会说:「你[如果]再不乖,我们就不去公园的了」。假设小孩一直都很乖的话,父母是不会那样说的。换言之,如果司祭们再不听从,那么上主就会派诅咒到他们中,就会诅咒他们的祝福。但是,「诅咒你们的祝福」又是甚么意思?
    费侯傅(239-40)为我们总结出学界的三个提议。其一)上主要诅咒的,是司祭们以上主之名来祝福人民的祭祀职能。而对当时的犹太信仰来说,司祭对人民的祝福乃宗教祭祀中最庄严的部分,甚至有可能是唯一获准去唸(pronounce)上主圣名的时刻。依循此说,则上主的诅咒所影响到的,不仅是司祭们,甚至是以色列的整个宗教制度。其二)有些学者则认为这「祝福」具体地指司祭们以及肋未人因为其身份和职务而得到的物质上的好处。其三)这也是费氏认为是最具说服力的,就是取「祝福」的广义。费氏认为,我们不应忘记诅咒与祝福都是上主与肋未所立的盟约的一部分。因此,(这里专指)旧约中的司祭职是天主所定立的,因此也是受到天主所祝福的。所以,上主在今天的读经中所发出的诅咒首当其冲地会影响到他们备受天主祝福(见撒上2:28)、他们『接近』天主的特权(见匝3:7),以及他们被称为上主的「儿子」和「仆人」的荣誉(见拉1:6)等等的社会地位。而且,社会地位与职能权责有密切关系,上主的诅咒因而也会影响到他们履行职务,尤其是把天主的祝福施予人们及其祭献的职务(见户6:22-27)。及至《拉》的时代,司祭们对这些司祭的职务已觉得「厌倦」(见拉1:13)。当然,司祭职本身也包括物质上的回报(见申18:3;撒上2:13;厄下13:5)。在《拉》的时代,这些物质上的好处是一个颇为敏感的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已经不再作什一奉献,也不再向圣殿奉献祭品(见拉3:7-12)。如费氏所指出的,上主诅咒的广泛程度,可见于祂在第九节中所作的最终判决:「我要使你们在所有人面前备受轻视,并成为低微的人」。
3节 --- 我会责怪你们的子嗣(זֶרַע;zera‘;seed, descendent),我要把粪便,你们各个庆节的粪便,撒在你们的面上。它[=粪便]要把你们带到它那里(lit. it shall carry you to it)。
    我猜测,这节中较为粗犷的描述,也许是礼仪跳过这节的原因吧。费侯傅认为(240),上主在这节中所要表达的,是这些司祭的子孙都要受到牵连,目的是要让司祭这个特权阶级结束(肋未和司祭,在古以色列传统中,乃因血统而承袭,属世袭制)。年度的几个大庆节,定会宰杀动物以作祭品,而一旦这些动物的内脏中的藏污,尤其是大小肠中余下的消化遗余(=粪)撒到他们面上,他们就会变得不洁,无法履行他们的司祭职务。而如果他们最终被整个人地扔到粪堆(=即那堆宰杀祭祀用的牲口所剩下的粪杂[=内脏及其内容物]中),就暗示出在祭台前已再没有容得下他们的地方。
    4节 --- 你们要知道,我已把这些命令派送到你们[这里],我与肋未的盟约要一直存在,众军的上主说。
    读到这里,大家大概会有个问题:甚么是「与肋未立的盟约」?的确,旧约中并没有明文记载过上主与肋未立约一事,而《创世纪》每提到肋未支派时,也不那么正面(见29:34; 34:25, 26; 49:5-7)。费侯傅认为(244-45),我们可以基于梅瑟和亚郎都属于肋未支派的关系(见出2:1-10; 4:14),此支派的地位也因而变得重要。按《申命纪》作者所写,梅瑟提醒以色列民,天主曾在葛勒布山把肋未支派区分开来(set apart),去站在上主前面服侍祂并以祂的名祝福(10:8-9)。这件事大概是指在金牛事件中,所有肋未人都聚集起来执行梅瑟的命令(见出32:26-29)。然后梅瑟对他们说:「今天你们要奉献[自己]来服侍上主」(出32:29)。费氏认为,这「奉献」肋未支派的事件意味着一份彼此的盟约关系,只是于此未曾明文记载。在《旧约》中,有关「与肋未立的盟约」的最早记载,见于《耶肋米亚先知书》:上主说:「假若你们能够破坏我与白天的盟约和我与黑夜的盟约,使白天和黑夜再不会在既定的时间的来临,那时我与我的奴仆达味的盟约 --- 以及我与那些在我面前以司祭身份服侍的肋未人的盟约 --- 才能够被破坏」。既然这里提到了「与肋未所的盟约」,那大概就意味着,在此之前的某个时候(=金牛事件[?]),此约已立。
    5节 --- 我与他的盟约就是生命与安全(שָׁלוֹם;shālōm;peace, well-being, completeness),我把它[=这盟约]给了他,他以敬畏敬畏了我(מוֹרָא וַיִּירָאֵנִי;he feared me a fear;=他对我敬畏非常),在我的名号面前他害怕得很。
    6节 --- 可信靠的规诫(תּוֹרָה;tōrāh;instruction, teaching, [law];a instrução, o ensinamento)(是)在他口中,恶意不会在他唇中被找到。他以平安(שָׁלוֹם;shālōm;peace, well-being, completeness)和正直与我一起行走,他使许多人从邪恶中转回来。
    7节 --- 因为一位司祭的双唇要保卫(שָׁמַר;shāmar;to keep, to guard;guardar)知识,[人们]要从他的口中寻求规诫。因为他是众军上主的传讯者(מַלְאַךְ;mal’ak;messenger, [trans. angel];mensageiro, [>> anjo])。
这三节所写的,就是这「与肋未的盟约」的立约双方以及盟约的内容。立约者为上主和肋未。各自有其责任:甲方 --- 天主 --- 要提供生命和安全;而乙方 --- 肋未 --- 则要毫无保留地敬畏上主。由于《拉》时代的司祭阶层的沦落简直不堪入目,因此《拉》作者特别提到他们的祖先曾做到过这份盟约所要求的,从而指出这些要求并非常人不能达到的。
    8节 --- 但你们离开了这条路,你们使许多人在规诫上跌倒,你们损害了肋未的盟约。众军的上主说。
   与祖先的榜样相比,《拉》时代的司祭们简直不知所谓。他们与前辈们完全相反。费侯傅指出(251),这节的首两句与第六节的末两句是相对立的。根据第六节第三句,前辈们「以平安和正直与我一起行走」;但这节的首句说《拉》时代的司祭们「离开了这条路」。根据第六节末句,前辈们「使许多人从邪恶中转回来」;但这节第二句《拉》时代的司祭们「使许多人在规诫上跌倒」。除此之外,上主在第四节提过,祂已向《拉》时代的司祭们传达以下命令:「我与肋未的盟约要一直存在」,但他们却「损害了肋未的盟约」。《拉》作者从三方面来概括当时司祭们的堕落。
    9节 --- 我要使你们在所有人面前备受轻视,并成为低微的人;因为你们没有遵守(שָׁמַר;shāmar;to keep, to guard;seguir)我的道路,而且在规诫上有所偏袒(原文:נֹשְׂאִים פָּנִים;lit. lifting faces;本义:抬起脸面)。
    的确,按其本质及目的而言,一段盟约的关系是不可破坏的。不过,当一方并没有履行其本份时(=毁约),另一方就会采取惩罚性的措施。 --- 【其实,我们习以为常的,合约(contract;或称合同)与盟约(covenant)之间差别,如前者有时限,后者没时限等等;因为在希伯来文这些概念都是以一个字「בְּרִית」(bǝrīt)来表达的。而在旧约中,这个字也并非专指神与人之间的约。例如,在《创》第廿一章中,亚巴郎与阿彼默肋客之间所立的,就是「בְּרִית」(bǝrīt;约;见创21:27, 32;又见撒上23:18)。此外,国与国之间的约,如撒罗满与提洛王希兰所立的和约,也是「בְּרִית」(bǝrīt;约;见列上5:26)。】 --- 既然肋未人已违反了盟约的内容,上主也按照盟约内容的相反来行动,以作报复。上主不再给予他们「生命与安全」(见5节),却要使他们「在所有人面前备受轻视,并成为低微的人」。虽然他们曾一度享有优越的地位(如见申33:11),他们却要在所有人面前蒙羞。

关键词: 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 

上一篇: 《驼铃牧心》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下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最后一条信息

延伸阅读:

《驼铃牧心》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常年期第卅二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从正堕邪者亡 改邪归正者生

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常年期第廿七主日

常年期第二十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