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

2017-11-13 11:47:31 | 作者:小林后二 | 来源:《信德报》2017年10月15日,37期(总第741期)

    从小我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是他们把我一手养大,可能在一起的时间长,所以我和他们的感情非常的深。
    爷爷去世三个多月了,对于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经历家人去世的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在这两个月中,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


和爷爷生前最后一张合影

    小时候家里面的地种的全部都是李子树,从小我就和爷爷卖李子,每天奶奶在家里把李子摘下来,第二天起早爷爷开着三轮车,我坐在后面,去长春市一个早市上卖。到了地方,爷爷拎着两大筐去卖,而我就在原地看三轮车。有一天爷爷突然教我认秤(很古老的那种秤),然后除了他自己的两个大筐,给我弄两个小筐让我去卖,这也是我第一次做生意。就这样,每年李子熟了的时候,我都会和爷爷去那个市场,后来整个市场的人都认识了,一听说老头领个孙子又过来卖李子了,大家都会过来买!这样的童年往事,现在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对我来说,真是特别美好的时光。
    爷爷是一位非常严厉的当家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家里面没人敢说别的。
    爷爷喜欢喝点小酒,有一次吃饭前发现酒没有了,就让我去买,爷爷喝的是袋装的酒,两块钱一袋,爷爷就拿给我两块钱,我一看一毛钱也没多给,就不想去,爷爷开口便骂,我也比较固执,就不去,这可好,爷爷拿起扫把(东北用的比较多的那种用铁丝扎起来的)就打我,最后扫把都打开花了,后来也记不清去没去了。尽管想起伤心的事情,可是我还是想他!我对爷爷是又惧又敬,每次往家里打电话都是先打给奶奶,除非奶奶的打不通才会打给爷爷,然后问:我奶呢?
    6月20 日的那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和同学在修院操场上散步,我们手里拿着念珠准备念玫瑰经,突然间就觉得心里面特别的不舒服,莫名其妙的难受,我和东朝说了自己的感受,之后我上楼回到了宿舍。当我拿起手机一看,有许多未接电话,先是我爸的,然后是小妹的。发生了什么事呢?我给我爸回电话,无法接通,我就给小妹打,接通之后那边就传来了哭声。我再三追问,到底怎么了?她哭着说:“爷没抢救过来!”我瞬间觉得天塌了,这不是真的!小妹说:哥,你快回来吧。我跪倒在地,眼泪再也止不住了,脑海里出现了各种想法,奶奶怎么办?爷爷灵魂怎么办?后来了解到,爷爷咽气的时候同样是新教友的爸爸居然能想起给爷爷代洗,圣名“保禄”,感谢天主!
    知道消息后我就赶紧订票,可是最快的车到家也得是第二天下午,那晚同学开车送我到了车站,凌晨两点到北京然后再从北京往长春走!那天的我一直是懵的状态,直到快进村听见大唢呐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下了车走进大门看见院子里放着一口棺材,我不知该怎样形容当时的心情,我跪在灵棚里面哭。家里面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在拽我起来。
    三天的守灵我都在那陪着爷爷,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却没有机会报答,怪孙儿不孝!
    为了儿女含辛茹苦地过了一辈子,老两口相依为命突然走了一个,得是什么心情?看见骨瘦如柴的奶奶,我的心里在滴血!那天奶奶抱着我哭。我不敢在奶奶面前哭出来,害怕奶奶伤心!真的,幸亏有信仰,幸亏有天主的陪伴,奶奶才会撑过来!
    就像一位修女曾经和我说的:人这一生走着走着就没了,走着走着就又见面了!信仰告诉我们,这只是暂时的离别,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天主面前团聚。

关键词: 爷爷 信仰 离别 

上一篇: 追思内弟牛志仁

下一篇: 身在国外心系家乡的金树仁蒙席

延伸阅读:

爷爷的念珠

写在爷爷去世八周年

想念爷爷

爷爷,请在天堂为我们祈祷

昔日的温度——爷爷的纪念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