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九十岁的回忆

2018-01-15 10:48:43 | 作者:闫树英 | 来源:《信德报》2018年1月8日,2期(总第752期)

    我于1928年11月出生在山东荷泽,爷爷是西北军冯玉祥部下的旅长,父亲在家中为三。在我10岁的时候,家乡被日本占领,当时很多老百姓涌到天主堂避难,其中包括我们全家,可以说是教会救了很多人的性命。从那时起我就读于教会的学校体仁中学附小,吃住都在学校,同时领了洗,成了耶稣羊群中的一员,直到1945年8月。七年光阴,留下了人生一段最美好的记忆。
    后因种种原因,与教会失去了联系,但耶稣却一直保守着我。直到1980年在北京王府井大教堂,遇到了罗福林神父,他当时给了我三挂大念珠,三张圣母像,直到现在我一直用的就是其中的一挂念珠。
    文革中,我被开除公职,直到1978年10月平反,恢复了工作,工龄连续计算,离休干部待遇,工资很高。
    在90年的时光里,我们家时时得到慈父的保护,让我们感恩不尽。
    1966年8月上午12时,批斗会之后,我不甘无辜受辱,直奔祁建县的八宝河,准备跳河,但是我猛然想到自己是领过洗的,不能自杀,于是平复了心情慢慢走回了家。当时我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1968年11月,丈夫骑马下乡时从马上摔下,头落地上,脚在马蹬上,如果马继续往前跑,后果不堪设想。神奇的是马停下了,人得救了。如果丈夫死了,我这个家也就没有了,因为我已没有工作,无法养活孩子们。
    1969年9月,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6岁,从山东回青海,在兰考上火车时,火车只停2分钟,火车启动,孩子们上去了,母亲却没挤进,吓得瘫在地上,孩子哭喊一片,母亲都不知自己后来怎么上了车。
    1971年冬天,高原的冬天夜间都零下30度以下,因为有事必须夜行,丈夫只身一人行走在山谷小路上,60里的路走了一晚,没有冻死和被狼群吃掉,这是耶稣在保佑着他,更是保佑着我们全家。
    1976年冬天,我自青海的门源县去祁连,回来的时候,托人找了个拉货的汽车(不花车费),坐在高高的货车上,天下着雪,20个小时没吃没喝。好不容易到了青石嘴,司机下车吃饭去了,我也下了车,这时我的心脏已经不行了,十分危险,有人给我一杯水,我喝一口,慢慢心脏才恢复正常了,不然的话就死在半路了。
    耶稣时时在我们的心中,我深深知道主对我家的厚爱,感谢我们的主,永远的恩主。

关键词: 信仰 见证 


上一篇: 天主教是好教

下一篇: 三大亮点扮靓宝鸡平安夜


延伸阅读:

杨道公老师和我的祖父祖母

山西:朔州教区祝家庄信仰培训班圆满结束

乙年:林思川《台北思高》信仰必须言行一致

菜家耶稣圣心堂简史

爽爽的贵阳 坚贞的信仰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