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乙年:苏利文《主日证道大全》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2018-08-31 10:22:04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 来源:信德网

读经一诠解
   申命纪是旧约梅瑟五书之一,由七十名希腊译者题名,意即:重申诫命书;书中所记载的,大部份取自其它较早的律书;但也记载一些以色列从西乃山到约但河一带的历史事实。但作者详记梅瑟所做的三篇冗长的演讲,当他们抵达曷勒布山,遥望加纳罕福地时,梅瑟就召集民众教训他们:要记住西乃山上的盟约,并在抵达福地后,更需守约为要。即便这些讲词,由后人撰作而不是出自梅瑟之口,但这仍然是天主的话,永远是神圣的,有价值的。
   在今天的这段读经里,作者催迫天主的选民,要履行天主所颁布的律法;如果他们遵守律法,则在外教人中,树立了一个良好榜样,并叫他们看到:天主对祂的选民多么善良!
 「现在你要听我教训你们的法令和规律」--- 申命纪的文体是训导的。「现在你要听我教训」--- 是请民众静听;这是训导礼仪开始;是领导人训导属下的口吻;他在西乃山上,从天主那里领取诫律;为此他是有权威的训导者。
 「尽力遵行;这样你们才能生活」--- 如果他们遵守天主的诚命。天主必将保卫他们使他们生存。
 「并占领上主……赐给你们的地方」--- 这是天主预许亚巴郎的福地──加纳罕。如今天主快要实践祂的诺言了手;祂快要率领亚巴郎的后裔,进入福地了。
 「你们不可增删……」--- 他们不可更改天主的诫命;但该一字一句地遵守才是!
 「这样,在万民眼中,才能显出你们的智慧和见识」--- 唯有如此,以色列在外教人眼前,高出一等;事实上,这些外教人就是加纳罕土民;他们在手艺上,以及在技工方面,胜过以色列人,而以色列人引以自夸的,唯有在遵守诫命一方面了。
 「这实在是一个有智慧、有见识的大民族上」--- 这确是可以自夸之处。以色列乃亚巴郎的后裔;是绝无仅有的一个认识真天主的民族,并拥有天主和他们所立的盟约;如果他们忠于天主的盟约,天主必要保卫他们,助佑他们。
 「有那个大民族的神这样亲近他们……」--- 天主与他们同在;这从埃及到西乃出,一路上,到处可以证实。但在他们进入福地并占领福地时,更可以看出:天主与他们同在。
 「在我们每次呼求祂时,这样亲近我们呢?」--- 如果他们遵守诫命,投靠天主,天主必来助佑他们。
 「又有那个大民族,有这种公正的法和和规律……」--- 有些外教民族,也有一些民间的律法,但以色列的民法是盟约的一部份;不拘团体和个人,都该烙守毋遗!那些受过教育的外教人,必须惊异那些以色列人:对世俗的知识,一无所知;而对神学一方面,却有如此杰出的造诣!事实上,这是由天主所启示于他们的;而他们除在这一点上,超越其他民族之外,则一无所长了。
读经二诠解
   雅各布伯书信,连同犹达书,若望二书,伯多禄后书,默示录以及致希伯来人书,在起初几个世纪里,并没有为所为东西方教父们,所接受为正式经卷;但至第四世纪末业,整个教会,正式接受为正式经卷  --- 启示经卷。
   雅各布伯书的作者是次雅各布伯宗徒(谷三18);很可能也是耶稣的堂兄弟或表兄弟(谷六3;十五40);在耶路撒冷开会,保禄称之为教会柱子时,他是耶路撒冷主教;后为犹太人大司祭亚纳尼亚所到处石击死刑。时在公元六二年罗马总督出缺;有关这些史料,我们取自历史家若瑟弗拉维的编年史(二九9,1)。
   本书信是由一列系演讲组成,没有多大像书信格式。它一开始,就「祝散居的十二支派安好」(一2)。很可能,这「散居的十二支派」是指当时散居于叙利亚,巴肋斯坦各地的犹太基督徒。本书信与旧约的智慧书的文体相类似,带着「训导」语气。
   在今天的这段读经里,圣雅各布伯宗徒,训导我们:要做实事求是的实际基督徒,而不要领一个有名无实的理论基督徒;换言之,基督徒该实践、履行、生活于基督徒的信仰中,从事神形各方面的慈善事工。
 「一切美好的赠与、一切完善的恩赐……」--- 我们身灵各方面的才能,优美,都是天父所赐兴的。
 「从光明之父那里降下来的」--- 同一天父,造了天上的日月星辰 --- 光明物体,有造了我们人类,并赋予一切恩赐。
 「在祂内没有变化或转动的阴影」--- 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是千变万化的光明体;但天主造主,没有变化,也没有任何阴影。
 「他自愿地用真理之言,生了我们」--- 天主自动地造了我们;同样,祂也自动自愿地,用真理之言,使我们成为基督信徒。所谓「真理之言」,意指天主所给人的启示:起初时祂把部份的启示,启示于犹太人,作为准备时期;如今由基督把整个福音,整个启示;毫无保留地,都启示于人类了(弗一13;伯前一23)。
 「为使我们成为祂所造之物中的神果」--- 那些犹太基督徒,借着基督的福音,藉着圣洗圣事而重生,成为新受造物,新种族,「所造之物中的神果」。
 「因此,你们要以柔顺之心……」--- 不错,他们在领洗时,已经全心接受了天主的启一示。所以天主的启示,那就是那能救他们灵魂的圣言  --- 道理,早已根深蒂固地在他们心灵深处,生长起来,开花结果,使他们的灵魂得救升天,永享真福。
 「你们应当按照圣言来实行,不要只耳听……」--- 他们必须把他们所听到的天主圣言,表现在他们日常的生活里;谁若祇说:「我信天主的圣言」而不去予以实践,那是不够的;他还该在行为中,证实他所信的道理,才是!
 「自己欺骗自己」--- 凡妄想信而不实行天主圣言,就可得永生者,乃是自己欺骗自己者。
 「……就是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和寡妇」--- 基督告诉我们说:上爱天主下爱人,乃是诫命中最大的诫命;但我们必须真爱人,来证明我们真爱天主;为此,基督信徒必须做慈善事工;圣雅各布伯在这里,祇提起「孤儿和寡妇」;其实,其它慈善事工,当然也是基督徒应做的善工。
 「保持自己不受世俗的玷污」--- 基督徒,除了实行慈善事工外,还该保持内心的圣洁。「世俗」意指「败坏的,和天主敌对的罪行」。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要做天主喜欢的事,而不要做得罪天主的事。
福音诠释
   差不多耶稣一开始在加里肋亚公开宣道,法利塞人与经师,就和耶稣作对;但犹太的一般老百姓信从祂的,却日益增多。法利塞人和经师,一看到祂宽恕那瘫子的罪,就诬告耶稣为「褒渎天主者」;他们在肋味家中,还批评祂和税吏,罪人们一起进食;他们还控告耶稣,鼓励门徒们犯罪,因为他不禁止他们在安息日,搯起麦穗充饥。在今日的这段福音里,圣史玛尔谷告诉我们:同样的法利塞人和经师,控告耶稣纵容门徒犯罪,因为祂让祂的一些门徒;不洗手就吃饭。
   让他们说:这是违反先人的传授!
 「法利塞人和一些从耶路撒冷来的经师」--- 他们专门是来窥探耶稣,「吹毛求疵」,想和耶稣作对;他们来自宗教的权威中心──耶路撒冷;他们带回去的评论,很有分量的。
 「用没有洗遇的手吃做」--- 要注意:这里的问题,不是在于卫生之道,而是在于礼仪方面的「清洁」。依据「打魔」(talmud)传统礼规:祇有司祭必须遵守:「吃饭前洗手」的法律。但这自「打魔」礼规,订立于公元第五世纪;为此,吃饭前洗手,并不是为每一犹太人应守的礼规。况且,这祇是后来的礼规,且只有一部份司祭应守的后规;这和宗徒们根本没有关系。这里也不用玛尔谷说;这显然是法利塞人和经师,故意「无中生有」,以莫须有的罪名,加在门徒们身上,和耶稣作对。
 「还有其它许多按传授应拘守的事……」--- 圣史玛尔谷历举许多传授,为法利塞人和经师,妄自加在梅瑟法律上的。
 「你的门徒为什么不遵守先人的传授……」--- 法利塞人正面指控耶稣的门徒违犯他们先人的传授。
 「依撒意亚轮你们这些假善人所预言的真好」--- 耶稣的回答,正如依撒意亚先知所预言的;这个民族用嘴唇尊敬我,而他们的心却远离我」(依二九13)。所以他们真是假善人!
 「你们离弃天主的抗命而只拘守人的传授」--- 这只是闪族文体的对偶句,并没有新寓意 :这里基督所看重的,是祇拘守人的传授,而不是说:他们故意违犯了天主诫命。耶稣的意思是说:他们早有错误的成见。原来人的传授,有时不必予以遵守;而天主的诫命,绝对没有放松的机会。(参阅谷三1-6;路四2-5)。
 「你们都要听从,且要明白」--- 这里基督转向老百姓说话;他们也许听到法利塞人的责问;所以耶稣必须向民众解释,真正清洁的真意义。
 「不是从人外面进入他内的,能污秽人……」--- 人在天主台前,并不因为不洗手吃饭,而成为有罪的,不洁的。
 「而是从人外面进入他内的,才污秽人」--- 即出自人内心的恶念,才能使人不洁、使人成为罪人;耶稣在这里,列举许多不洁的实例,使民众一听便明,应立即予以避免;可惜那些法利塞人,竟置若罔闻!

关键词: 乙年 苏利文 《主日证道大全》 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上一篇: 乙年:张春申《妙音送长风》耶稣与法利塞人

下一篇: 乙年:房志荣《悠游圣言》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延伸阅读:

乙年:杨鸣章《苦艾与甘蜜》我怎样说?

乙年:蔡惠民《天国驿站》信心与行动

乙年:吴智勋《和平纶音》门徒的代价

乙年:张春申《妙音送长风》你们说我是谁?

乙年:《讲道》对自己忠实(Being True To Oneself)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