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元的苦泪人生与感人信仰

2016-03-02 10:17:22 | 作者:孔喜慎 | 来源:《信德报》2016年2月18日,7期(总第665期)

    人们常说:“痛苦是天主化了装的祝福”。河北衡水景县的李鹏元教友在他的苦泪人生中印证了这句话的真实。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苦难就与他相随相伴,至今44岁的他,依然处在妻子身患绝症、儿子因此休学以及债台高筑的苦境中。然而正是这些苦难,把他带入了教会,认识了天主,这份信仰成了他承受痛苦、面对挑战的唯一动力。天主的大爱让他在人生的风浪中逆流而上,坚强不屈。不仅如此,如今的他已经成为了一名风雨、严寒都挡不住的传教员。

一、刚来人世 被父送人

    1972年,李鹏元出生于衡水景县北留智乡中二屯村,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然而李鹏元却没有享受到父母对老幺的这份独特之爱,出生后几个月的时候就被父亲送了人,这个邻村人家名叫刁洪元,当时刁洪元和妻子在北京工作,妻子不生育,刁洪元特别想要个儿子。李鹏元说:“长大后听别人说,生父觉得我跟着他家有前途。”就这样李鹏元离开了父母的怀抱,走进了一个陌生的家,并改姓为“刁”,取名“刁学鹏”。
    然而很多世事并非如人所料。本来他可以随着刁洪元一家留在北京的,但养母不接受刁学鹏,自己在北京又抱养了一个女儿。不久之后,由于动乱,养父无奈之下带着刁学鹏回了老家,二人相依为命。但养父还得挣钱上班,不能照顾他,姑姑见此情景,便把他接到了自己的家中,然而姑姑家有四个表姐一个表哥,姑夫是个残疾人,极其穷困。养父有时间的时候就去看望他。如今的李鹏元说:“我是在一个很不好的环境中长大的。”刁学鹏的成长历程中缺少了父母之爱的滋润,丧失了本该属于他的童年欢乐。

二、患病致残 中途辍学

    刁学鹏12岁左右时,正在读小学的他突然腿就肿得不能走路了,经检查,确诊为慢性骨髓炎,姑姑无奈只得用牛车把他送回了家,父亲辞去了工作,带着刁学鹏四处求医治病,但毫无效果,最后选择在北京大学附属医院做了手术。然而刁学鹏的腿再也没能完全康复,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成了残疾人,这对命运多舛的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小小年纪就苦爵不断,家庭的温暖、童年的欢乐都与他无缘。住院其间,生父李云肖开始联系刁学鹏,去医院看望他,然而刁学鹏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爹却毫不领情,他说:“我对他没有感情,没有印象,不愿理他。”这时李云肖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从此以后,经常给刁学鹏买些生活和学习用品。
    出院后,刁学鹏拄着双拐可以慢慢地走路了,由于养父需要工作,养母又不接纳,于是又从北京返回了姑姑家。从此刁学鹏拄着拐杖继续自己的求学路。他天资聪颖,成绩优秀,一直当班长,他说:“我特别要强,很爱学习。”小学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初中。
    刁学鹏14岁时,正在读初一的他,腿病又犯了,但他舍不得学业,忍着病痛坚持读书,直到迈不开双脚了才不得不休学。一段时间之后,腿稍微好点了,马上又返回了学校,虽然落了很多课程,但没想到,升级考试又是名列前茅。
    然而命运总是和他“开玩笑”,初二没有上几天,腿再次不听使唤,这次之后再也没能走进心爱的学校,刁学鹏被这条腿永远断送了求学梦。面对这样的人生挫折,坚强的他选了择积极面对生活。这时已是1985年,刁洪元重回北京工作了。为了将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刁学鹏只身去了北京找养父母,此时已经临近春节,没料到养母拒不接纳,养父也没办法,就这样勉强过完春节就又独自回到了姑姑家。

三、重返北京 再遭不幸

    随着年龄的增长,养父的压力越来越大,面临着给刁学鹏成家、盖房的难题,总不能让他跟姑姑一辈子吧!况且姑姑家的日子又是那么的艰难拮据。这让刁洪元发了愁,终于有一天对刁学鹏说:“你去找你亲爹吧!”这几个字重如泰山,顿时让他痛不欲生,各种心酸痛苦的滋味涌上心头,悲痛之中他也狠狠地送给了养父一句话:“我就是讨饭,也不去找他,谁让他把我给人呀!”这句话道出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多少积怨心底的悲痛和委屈,多少无奈和凄凉啊!他说:“那时我感到天如此之广,却没有一小片是属于我的;地如此之大,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一种被抛弃的深深的狐独感包围着我!其实养父说完这句话也很难过。”
    1988年,16岁的刁学鹏决定再去北京找养父母,此时养父在北京已经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受到厂长的器重。养父也决定要把刁学鹏留在北京,并把他介绍到了自己工作的单位,如今的李鹏元说:“这次来北京我看到了希望,不仅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养父还给我庆祝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生日,这种从未享受过的场面令我非常开心。”然而就在他陶醉在这前程似锦的宏图里的时候,又一个晴天霹雳把他再次打入了黑暗的谷底。一个月之后,养父突发心肌梗塞,离开人世,他说:“这一次我感觉天塌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和养父最亲,他的离去让我感觉整个人生失去了意义,以后的路不知何去何从,不由悲从中来,放开了喉咙放声大哭。”哭声撼天动地,泪水宣泄着一切的不幸。
    果然不出所料,刚安葬完养父,姐姐就逼迫他马上离开北京,对他说:“如果你不走,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听到这话,刁学鹏赶紧返回了姑姑家里。

四、改姓为李 经营传销

    从北京返回姑姑家之后,刁学鹏的生父李云肖开始关心他了,在他十几岁时,生母便病逝了,父亲又给孩子们娶了一个继母,有一天继母对他说:“你的父亲为你愁白了头,计划让你接他的班(父亲是正式工人),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改姓为李。”他说:“当时我想,活命要紧,于是便答应了。”从1989年开始,17岁的刁学鹏又改姓为“李”,恢复原名“李鹏元”,并在乡政府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1996年通过朋友介绍,他与安陵乡二股庄村的吕立芹结为了夫妇,在景县县城举行了婚礼,并定居于此。不久便有了他们的宝贝儿子李星达,生活可谓阳光灿烂。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李鹏元为了挣钱在工作之余搞传销活动。1999年,在合乡并镇中李鹏元下岗了。之后,他便开始了全职传销。一直到2010年,李鹏元将近10年的时间,不仅没挣多少钱,而且负债累累,儿子上学都成了问题,生活十分拮据,没有半点尊严,他说:“在那些年里,我人不人,鬼不鬼,亲朋瞧不起,家人看不上。”妻子曾经无数次劝过他放弃传销,为此吵过无数次嘴,甚至想和他离婚,而且妻子的姐姐也劝妹妹离婚。但只要是李鹏元认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他说:“我很任性,当时我是铁了心,就是离婚也绝不会放弃传销。”但最终因为妻子心性善良没有走上离婚的法庭。


李鹏元(右一)是陆金雪领洗时的代父

五、走进教会 再搞传销

    2003年的一天,李鹏元去邻居徐桂英家串门,不经意间看到墙上有一张圣像,吸引了他的目光。徐桂英告诉他,天地间有一个真神,并向他介绍了天主教的信仰,然而李鹏元却说:“我不相信有神,如果真的有神,我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让我遭遇如此的不幸,如果有神,我的腿早就好了。”徐桂英说:“晚上有两位修女来教堂讲课,不妨你去听听吧!”李鹏元出于好奇心第一次迈进了天主教堂的大门,但他什么也没听懂,不过当他看到如此众多的人聚集在一起时,突然眼前一亮,他说:“我一看这么多人,心想,我要是在这里搞传销一定发了,我要在教堂里让传销发扬光大。但现在回想起来,传销没搞好,反而让天主把我给‘收’了。”第二天是主日天,徐桂英把李鹏元介绍给了当时的景县本堂聂丙立神父,神父又把他介绍给了南关的李淑英教友,每周六她家都有教友聚会,从此以后,李鹏元便带着儿子参加这里每周一次的聚会。但也只是听听而已,对信仰没有太多的领悟。
    不久之后,李鹏元的妻子吕立芹由于孩子不停地劝导,也来到了教堂,一位修女给她讲了一个多小时的道理,并告诉她说,如果全家同时领洗,会得到更多的“恩宠”。吕立芹却把“恩宠”误认为了物质的礼物。她想,如果全家同时领洗,会得到更多的礼物,回家后告诉李鹏元说:“修女说每位领洗的人都会有礼物。咱们一家三口同时领洗就会得到更多的礼物。”就因着这个,全家人在复活节全都报名领洗成为了基督徒。但领洗之后,吕立芹什么礼物也没有拿到,失望的她对丈夫说:“完了,这洗白领了。”
    后来神父听说他们一家没有慕道就这样糊里糊涂地领了洗,便着了急。更没想到李鹏元领洗后却在教堂里大搞传销,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很多教友骨干都跟他一起干了起来,而且大有成效,收获颇丰。就在他们得意的时候,有一教友在本堂骆利民神父那里告了状,神父马上下通知禁止,否则便停止神工,不许领圣体,当时还在《信德报》上刊登了此消息。然而已深陷其中的李鹏元根本无视禁令,依然我行我素,他说:“当时我没听神父的劝阻,心想,你不让我在这教堂里领圣体,我去吴桥教堂领圣体。不让我在教会搞,我去社会搞。”他离开了教会走向了社会,仅仅两年的时间,就挣了20万元左右,一天最多的时候挣过6000元,吸引了很多欣羡的目光,妻子也跟着光鲜了起来。“一年中我很少回家,回来后就把钱交给妻子,她也过上了有钱人的日子。”李鹏元说。此时金钱享受就是李鹏元生命的全部,在外面除了挣钱,就是花天酒地,把信仰束之高阁,把天主抛弃脑后,只是春节回到家中,去教堂参与弥撒,而且还跑着去传教,他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笑话,传教不是传销,不能只凭一张嘴,必须用圣德来彰显福音的魅力。”

六、看守所内 激活信仰

    2010年,李鹏元在直销中由于承诺了太多的东西,最后很多没能实现。于是和李鹏元一起搞直销的一个同伙,把他给告了,很快便被抓进了衡水派出所。刚刚品尝了一下有钱人的滋味,上天就又让他痛饮苦涩的杯爵,把他荣华富贵、醉心享受的美梦击了个粉碎。他说:“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来到这个地方。”在派出所里,他想起了天主,念起了玫瑰经,而且还向其他犯人传福音。“自从走进派出所的那一天起,我就决定不干了,不传销了传福音。”38天后,李鹏元被罚款10万元,之后被遣回家。“这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刚刚挣的钱就这样又从我的手心溜走了,更重要的是过不了面子这一关,坐监丢人啊!”李鹏元走出派出所后,心情一直低落,笑容从他的脸上消失殆尽。
    景县会长陈先玉看到委靡不振的李鹏元,怕他出事,便想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外出福传:“冬天别在家里呆着了,跟着我去传福音吧!”李鹏元二话没说,在冬天,不怕寒风凛冽,骑着摩托与陈会长到处福传。他说:“这个时候我只是嘴皮子上的福传,还没有真正地从世俗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李鹏元(右一)是陆金雪领洗时的代父

    2011年2月份,北京的一个老教友来第三乡教堂讲课,张建通神父请李鹏元去听课,借着这次课程,天主找回了离开父家多年的李鹏元。他说:“当时讲的是悔改,好好地跟随天主,一下子感动了我,立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转变了人生航向。”当天中午李鹏元没有回家,在朋友家吃了点饭,就跟着老师又去了另外一个村庄。一连听了三天道理,他的信仰被老师的讲道完全激活了,“我完全明白了,我开始反省自己,这么多年来,我辜负天主太多了,但他仍然对我不离不弃,这是天主在召叫我,我应该悔改。尽管我很固执,但天主有办法,使我在痛苦中找到了天主,爱上了天主。”回来之后,又有朋友请李鹏元去搞传销,但他一口回绝了:“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而赔上了自己的灵魂,对他又有什么益处呢?100万也买不回我的灵魂。”从那以后,李鹏元获得了在主内的新生,开始学习圣经、传福音,这时的他不再只是口头上的,而是真正用生命传递福音的价值。

七、妻患重病 福传不辍

    2012年时,李鹏元还有很多欠债,在教友们的资助下,李鹏元和妻子吕立芹开了一个窗帘店。生意还算可以,能够维持生活开支。李鹏元说:“自己开店可以掌控时间,同时也感觉到天主在借着这些善心教友们帮助我,非常感谢天主和教友们的关爱。”李鹏元开始了边做生意边福传的日子,与人聊天,不过三句话就会谈到信仰,不久他被选为了景县东区教友们的区长,每周一晚上召集大家聚会分享,给他们讲救灵魂的重要性,自己悔改重生的经历,他说:“救灵魂第一,现在教友们的信仰培育跟不上,有时为此非常着急,每一个灵魂都是天主的肖像,价值无限呀!看到有不聚会祈祷的教友,我就为他们祈祷!我悔改了,也希望每一个远离天主的人都能重新回到天主的身边。”不仅是教友,他也邀请一些教外人来参与。
    在福传的路上天主也考验了李鹏元,虽尽心尽力福传了两年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进教者,他说:“有时我也抱怨,这么长时间竟然一个领洗的也没有。但我没有灰心,继续坚持福传,天主已经把我打造出来了,只要我认定的事,就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后来我也明白了,福传并不是你说,让谁进教谁就进教的,我们只管播种,不问收获,这个福传行为本身在天主面前已经有了无限的价值,天主将来不会问我传了多少人进教,而是问我做了多少福传的工作。不管有没有人进教,福传的工作不能停止。”没想到,有些教友就是因为李鹏元的这份坚持而悔改热心了起来,这就是天主的奇妙作为。
    现任本堂兰顺恒神父说:“特殊的家庭和成长背景,造就了李鹏元不屈不挠的性格,他认定一件事后,会很努力地去做。回头之后,热心传教,每周都去给聚会的教友们做信仰培训,而且经常和传教员们一起外出福传,讲道理,在天寒地冻的冬天,他骑着摩托四处传教。他把每一个代子的名字都记在一个小本子上,每当看到有代子不进堂时,他就会为他们祈祷,而且还会去家里探访他们。”
    妻子吕立芹也在这个时候被天主领进了信仰的大门,开店期间,每遇主日天,李鹏元就让妻子停业去教堂参与弥撒,一开始吕立芹不服,想试探天主,她说:“别人家星期天都营业,我也不能停,这个主日我就不去教堂参与弥撒,我看看到底能怎么样。没想到,我真拧不过天主,接下来的一周竟然一个生意也没有。如果我主日去参与弥撒,一周的生意就会特别好。通过这件事,我经验到了天主,完全降服了。”从此以后,吕立芹每天早晨与丈夫到教堂参与弥撒。


李鹏元的三口之家

    2014年8月份,厄运又突然来袭,李鹏元的妻子吕立芹在医院检查出了白血病。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刚刚起步的窗帘店不得不关闭,刚刚射进生活的一缕阳光立时又转为了黑暗。第一次看病就花了10万元,景县教堂的本堂神父号召教友们为吕立芹捐款看病,李鹏元说:“这第一次看病的10万元基本上都是教友们给捐的,他们的这份基督内的大爱,让我们夫妻俩很受感动和鼓舞。”回来之后,吕立芹身体基本康复,由于资金的缺乏,就没有化疗。
    兰顺恒神父告诉笔者:“吕立芹看病回来后,不能干重活,每天下午两点到教堂里来,拿着经本,带领教友们祈祷,给来教堂按摩的人做登记工作。孩子们办班时,给他们洗碗,从没有抱怨过自己得病。她总是说:‘我接受天主的旨意,我是一个罪人,需要悔改做补赎。’”
    去复查联系时,医生说她的病能治好,但至少需要30万。由于资金的短缺,只能选择保守治疗了。2015年9月,吕立芹病情复发,同时又得了脑栓塞,左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这次看病又花费了10万元,教友们又一次给了李鹏元力所能及的帮助。
    正在读大一的儿子李星达选择了休学,他说:“我妈需要我的照顾,即使是在学校里,这颗牵挂的心也放不下。”懂事孝顺的好孩子,除了照顾好母亲还经常福传,他的一个同学刘新月曾因着他的宣讲而走进了教会。
    当笔者问到李鹏元是如何看待妻子的生病时,他说:“如果这事出在我悔改之前,可能就会退教了,为教会付出这么多,还摊上这事,但我现在却认为,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只要是天主允许的,都是为我们有好处的。这个好处,也许不在今世而是来生。圣人们都向天主求痛苦,因为耶稣也钉上了十字架,用苦难救赎了世界,我也同耶稣一起受苦,为罪人悔改、为家人的得救、为炼灵等。这份痛苦是有很大价值的。”


2014年圣诞晚会中李鹏元(右二)扮演老板,妻子(左一)扮演玛利亚

关键词: 李鹏元 信仰 见证 人生 

上一篇: 牧园勤耕 不负福传初心

下一篇: 步步是牺牲,处处是收获

延伸阅读:

一个美好的见证

林麒伟《圣言分享》信仰之光

志愿者路上的酸甜苦辣

信德在痛苦中精炼

上主是我的光明我的救援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