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之忠仆王惠勇

2016-06-17 09:56:54 | 作者:孔喜慎 | 来源:《信德报》2016年4月14日,15期(总第673期)

    2015年12月21日,笔者出差河北衡水景县时拜访了景县本堂兰顺恒神父,其间他谈到王惠勇教友,说他是一位天主的忠仆,对天主、对教会特别忠心,是堂区的好管家。农闲时常在堂里服务。虽然神父应在信仰上率先垂范作教友们的领头羊,然而兰神父却在某些方面还向这位教友学习。这不仅让笔者感到惊讶,更引起了笔者的好奇心,这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呢?神父又在向他学习什么呢?带着一份敬仰之情,笔者找到了王惠勇,并对他进行了采访。

一、 不情愿的领洗

    1964年王惠勇出生于景县景州镇杨庄村,在6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老四,从未接触过天主教,大姐是基督教中“蒙头派”的一员,王惠勇从不过问姐姐的信仰,在他的生命词典里,“宗教信仰”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婚后他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平凡日子。然而人生就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不会总是在风平浪静中顺利前行,更多的时候是在逆水行舟,奋力拼搏。2009年6月,45岁的王惠勇突患心肌梗塞,到医院后,做了两个支架。对这突如其来的疾病他毫无心理准备,晴朗的心空笼罩了一片乌云。从此之后,累活重活他不能沾边,然而3个孩子还在上学,日子还得要过,作为家中的顶梁柱,生活不允许他停下挣钱的脚步,于是跑出租成了他维持生计的一条出路。然而不久,生活的风暴就又一次袭击了他的家庭。同年10月份,妻子患了严重的脑出血,一个多月的时间不省人事,致使全家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在妻子昏迷期间,王惠勇愁眉不展,度日如年,王惠勇停止了跑出租,日夜守护着妻子。
    王惠勇的大姐看到弟弟一家的情况,便劝弟弟加入福音派,很多福音派的成员也都来相劝,但他就是不信。这时已经相信天主的二哥王惠民邀请他加入天主教,对他说:“你信天主吧!领洗后一定会对你有好处。”但王惠勇迫于生活的压力,不愿意进教,他说:“孩子们都在上学,妻子不能离药,领了洗我怕耽误挣钱,因为成了教友,就得每天进教堂,念经祈祷、参与弥撒等。”但二哥却打消了他畏惧的念头,这才不太情愿地跟着二哥走进了景县教堂,并领了洗。成为了教友的王惠勇领洗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没有进过教堂,只顾跑出租挣钱了,对信仰没有深入地了解,对天主更是陌生,虽然领了洗,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挂牌教友。然而,天主却没有放弃王惠勇,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他,在他一次次的困境中向他施与救援,最终让他深深地经验到了暗中保护他的这双大能之手就是天主。

二、 拉客被骗 险失两万

    当今社会,偷蒙拐骗的事屡见不鲜,防不胜防,王惠勇自己也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骗局。2011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急于挣钱的王惠勇拉着乘客急驰在去往沧州的路上。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拉的乘客竟然是个大骗子。当行驶到沧州的一个宾馆门前时乘客叫停车,但却拒给王惠勇车费,而是让他随着进了宾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群正在赌博的人,乘客对王惠勇说:“你先替我玩一会儿,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给你钱,你就可以走了。”天性善良的王惠勇丝毫没有怀疑,上去就替他玩了起来,没想到,这竟然是设下的圈套。一会儿的功夫,王惠勇就输掉了2万元。乘客回来后,恶狠狠地对他说:“你必须替我偿还这2万,否则绝不放你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王惠勇击蒙了,他这才知道掉入了陷阱,于是马上拨打二哥的电话,但二哥当天手机没在身边,一直联系不上,无论他怎样解释都无济于事,只要他不拿出钱,就不放他走。王惠勇陷入了绝境,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情急之下,他突然想起了大姐曾对他说:“遇到困难时你就呼求耶稣。”这时他开始诚心诚意地向天主呼求救他于危难之中。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乘客给了王惠勇一个银行账号,让他回家把2万块钱打到他的卡上,同时把他的车牌号拍照了下来。更让王惠勇感到奇怪的是,不仅就这样放他走了,而且手机和随身带的钱,乘客什么都没有索要。在回家的路上,王惠勇又拨通了二哥的电话,接通电话后,二哥直接报了案,之后火速去迎接弟弟,最终公安部门给平息了这个案件。过后王惠勇说:“这一定是我呼求天主时他救了我。不过当时我没有丝毫贪心,即使赢了,也是那位乘客的。当时只想等他回来后给了我车费就走。”


前扛十字架者为王惠勇

三、突患怪病 诚心归主

    王惠勇的信仰依然没有起色,但天主等待人很有耐心。出租拉客被骗后两个月,王惠勇又突然发起烧来,开始没太在意,还是照常干活,以为过两天就好了,但奇怪的是每天下午都会发烧,毫无减轻的迹象,而且身体越来越没劲儿,后来只能卧床了。到了医院却检查不出任何病来,医生建议住院观察,但他没有钱。然后就一直在家休养。王惠勇断了挣钱路,妻子自从得了脑血栓后也不能做重活,孩子们还在上学,整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王惠勇陷入了情绪的最低谷。这时,神父、教友们经常去探望他,给他祈祷、覆手、办告解,但王惠勇对这些都还不懂,也没有兴趣,整天躺在床上,从早熬到晚,从晚又盼到晨,艰难地打发着日子。
    后来,景县王爱菊教友给王惠勇拿来了一本圣书让他看,但没有引起他的兴趣。过了一段时间,王爱菊带着王惠勇到石家庄参加了圣神同祷会,在众人祈祷的时候他的烧退了,然而回到家中就又烧起来。第二天他又跟着教友们去了深县参加同样的祈祷,他说:“这次我满怀信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然而回来之后继续发烧,下午和晚上都烧,而且烧得很历害。这时他突然想起来让二哥王惠民去景县教堂找一位神父来,他说:“神父一定有能力治好我。”很快,二哥领着骆立民神父来到了他家,神父为他覆手,之后连着三天没有发烧,三天之后又烧了起来。为了分散王惠勇的精力,骆神父请他到景县教堂来,在教区的博物馆做些杂活。来教堂的前两天,白天很好,不料,到了晚上就又烧了起来,病魔的纠缠让他生不如死,这让王惠勇彻底失望了,他说:“看来是谁也治不好我了,死了算了。”但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二哥王惠民看到他后问他:“在教堂的这几天你拜圣体了吗?”“没有,光干活了。”后来,王惠勇懂得了拜圣体的重要。同一天,二哥请封新卯主教为弟弟覆了手。当天晚上王惠勇梦到一条大蛇从他的身上跑掉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烧过,彻底痊愈了。温暖的阳光驱散了他心空中驻留已久的阴云。通过这件事,他经验了天主,爱上了天主,他人生的方向也彻底转向了基督,获得了一个在主内的新生命。


王惠勇(右)帮助教堂搞建设

四、 报主鸿恩 寻找亡羊

    王惠勇经历了天主的治愈之后,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被天主这份不离不弃、不断寻找的大爱所折服。他说:“天主借着痛苦一步步让我接近他、认识他。这份爱让我深受感动,再难忘怀。我禁不住说:‘耶稣,我愿意天天来陪着你!’”王惠勇果不食言,病愈之后,在身体还很虚弱的情况下,每天骑自行车到5公里之外的景县教堂来参与弥撒、祈祷和拜圣体,风雨无阻,下雨的时候,他披着雨衣冒雨前行,有时累了就下来推着走一段路然后再接着骑。二哥为了让弟弟方便进堂,特意为他买了一辆面包车,但他只有周四晚上和主日带着其他几位教友一起去拜圣体和参与主日弥撒(景县教堂每周四晚上公拜圣体)。其余时间,还是骑自行车去教堂。这里也正是本堂兰顺恒神父告诉笔者向王惠勇学习的第一件事,他说:“一年365天,每天清晨,王惠勇比神父进堂还要早,每天早晨4点钟起床读圣经,5点就开始来教堂参与弥撒,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从来没有延误过,让人深感佩服。在当今享乐至上的网络时代,这样的好习惯实属可贵。
    有一天,王惠勇在午睡时依稀听到有一个人对他说:“在小车庄有两个教友不进堂。”梦醒后,王惠勇便与二哥和陈修女去了这个村庄,一问还真是有两个领了洗的孩子,母亲不是教友。原来,这两个孩子在小的时候经常受到惊吓,他家有一位亲戚是教友,于是这位亲戚让孩子的母亲把孩子带到教堂领洗,以求治愈。母亲爱子心切,急于求好,便按着亲戚说的照办了。她自己并没有加入教会,病愈后这位母亲也就把孩子信仰的事忘记了。他说:“通过这两个孩子的事,我感觉天主给了我一份寻找亡羊的使命。”之后王惠勇开始组织一些热心教友,两三个人一组,到不进堂的教友家中去拜访、了解情况,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劝勉,有些多年不进堂的教友便在他们的寻找下走进了久违的教堂,回归了天父的怀抱。
    本堂兰顺恒神父告诉笔者:“王惠勇爱人心切,去各个小区(堂区分为九个小区)传教,寻找亡羊,不进堂的教友,他会亲自登门拜访。为了传教,他学会了足底按摩、理发。我们堂区按摩班开始时,他每天下午都会来这里值班服务。”2013年,兰神父在教堂成立了足底按摩班,2010年骆立民神父成立了理发班,目的都是借着义务服务,减轻病人的痛苦,以实际行动实践爱德,并以爱德广传福音,传送温暖。足底按摩班先是邯郸的王兰仙老师过来免费教教友们,后来又请到了吴若石神父过来赐教。学成后的教友们每天下午轮流来教堂值班给来求助的人按摩。理发班也请了老师来教授课程,学成后的传教员们定期去老人院、修道院等地方义务理发。刚开始,王惠勇反对这样的按摩,他说:“一开始我不支持这种按摩服务,但当我看到有那么多人都痊愈了,看到他们的开心,我转变了态度。”王惠勇还到老人院、修道院等地方为老人和修生们义务理发,把基督大爱的温暖带给他们,深受大家的喜爱。同时看望病人也是他的福传方式之一。圣诞节前的九日敬礼期间,那些不进堂的教友,王惠勇用自己的车亲自把他们带到了教堂里来。”福传是每一个教友的使命。王惠勇和教友们这份寻找亡羊的热情值得称赞。


王惠勇在教堂安装音响设备

五、 主之忠仆 服务教会

    忠,无论是在婚姻中,还是在教会里,抑或是对于天主都散发着一种神圣的光辉,然而当今时代,无论在哪个领域里,都有一些人用私欲把“忠”字践踏了。然而王惠勇却把它视如珍宝。教堂哪里有活哪里就会看到王惠勇的身影,例如修跪凳、搞卫生、整理库房、修车子等他样样都干。王惠勇自从病愈后,放弃了跑出租而在家务农,农闲季节,他会常在堂里。兰神父说:“只要有请王惠勇帮忙的,他从不拒绝,而且对教会特别忠心,每当堂区办班的时候,王惠勇是负责后勤的,买菜成了他每天的职责,为了赶上批发价,即使是严寒的冬天他也会在5点之前买完菜。而且一样菜总是问好几家,选择最合适的,能为教会省一分就省一分。”当笔者问到此事时他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愿意在堂里服务,为天主、为教会奉献一份爱心。”而且,如果堂里需要做的活他不会做,他就亲自去学,学会了再来帮忙。兰神父接着说:“虽然他的家庭条件拮据,但他为教会的奉献意识特别强,每次堂里需要钱,他都是捐献者之一,且从不留名。为堂买一些小的东西,他从来不报账,都是自己默默地奉献了。当有人问他:‘你的家庭条件这么不好,为什么还奉献这么多?’他说:‘教会穷,需要钱的时候,我有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这让我想起了圣经上耶稣称赞穷寡妇献钱的事,天主看的不是献钱数量的多少,而是献钱时所怀“爱心”的大小。

六、为兴教会 禁食守斋

    耶稣在圣经上常教导人禁食守斋,而且他也曾说,有些魔鬼除非禁食守斋才能驱走他们。然而现在有些教友甚至一些修道人很少再提倡“克己”。但是过往的圣人们,无一不是在克己中爱主爱人,修德成圣的。因为人之本性就如一匹野马,如不加克制和管教它很难让人存留在天主的爱内。王惠勇便是利用这种身体上的克己来修炼自己、爱主爱人、复兴教会。
    2012年,王惠勇参加了河北献县举办的门徒班,讲课的老师倡议:“我们为复兴教会禁食。”王惠勇说:“我很愿意复兴教会,从那时开始,为了复兴教会,为了我们教区我便每周一和周三两次全天禁食。”后来二哥王惠民知道了这事,弟弟已经做了两个心脏支架,身体不是很好,一周两次全天禁食,怕会影响到他的健康,于是劝说他改为一周一次,但王惠勇没 有接受哥哥的建议。无奈之下,王惠民找到了兰神父让其劝说弟弟。于是兰神父命王惠勇每周禁食一天。王惠勇说:“听命胜于祭献。”从此以后,王惠勇只在每周五全天禁食,只喝水。如今,他的禁食已经把神父和二哥都感染了,他们也在周五全天禁食。
    王惠勇的故事,让我想到一句话:“将来我有什么资格围绕在羔羊周围,唱别人不能唱的圣歌呢?”在天主眼里,身份并不能决定一切,只有对主对人的‘爱’决定着我们在天主心中的地位和将来永恒的境界。

关键词: 王惠勇 信德 见证 

上一篇: 专访:金鲁贤主教去世三周年 神长教友深切缅怀

下一篇: 牧园勤耕 不负福传初心

延伸阅读:

一个美好的见证

信德在痛苦中精炼

范玉言《活出圣言》撒玛黎雅妇人对耶稣充满了信德

教宗与圣座第五场避静默想:犹达斯与丧失信德的危险

教宗会晤罗马本堂神父:唯有成熟的信德,才能坚固别人的信德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