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理”新传

2017-01-10 13:29:44 | 作者:焦玉海 | 来源:《信德报》2016年12月8日,44期(总第702期)

    时间:当代,春节前夕
    地点:某宗教村
    人物:常友礼,外号“常有理”,50岁。
    常大嫂,48岁。
    常明亮,常友礼的儿子,堂区会长, 25岁。
    常明凤,知识分子,常友礼闺女,22岁。
    巧姑,30多岁,媒人。

    作者注:保母费是彩礼的一部分,意思是母亲生养女儿多年,男方要拿出一定的钱来补偿父母的恩情。不少家长借机勒索男方,有的等到过门前突然提出,逼得男方家长连夜求人借钱。

    (幕启,常友礼、常大嫂上)
    常友礼:哎,昨天巧姑又来说什么呢?
    常大嫂:说什么你不知道?还不是为那三千块钱保母费的事。
    常友礼:她怎么说的?
    常大嫂:巧姑来传话,人家男方不愿意掏这三千块钱,说咱一开始没提保母费的事,眼看腊月要办喜事,这是突然加条件。
    常友礼:怎么是加条件了呢?我不是一开始就对巧姑说,保母费的事要他们看着办吗?
    常大嫂:就是嘛。你叫人家“看着办”,看着办就是想给就给,不给也行,给多给少,全凭人家自愿。
    常友礼:谁说的?我告诉你,看着办就是至少不能低于三千块。
    常大嫂:你这是胡搅蛮缠,不讲理!再说你看看男方那点家底,他们还能拿得出来吗?
    常友礼:拿不出来也得拿!我总不能让咱明凤白白跟他儿子过去吧。
    常大嫂:怎么就白白跟人家过去呢?一万八千元的衣服款,一万五千元的三金,八千元的彩电冰箱,四千元的摩托车,一千元的梳头费,四万六呢!
    常友礼:就是嘛,大家图个吉利,凑个四万九,九九归一,不是很好吗?我这不是为他们着想吗?
    常大嫂:那四万六千元,有个六,不是六六大顺吗?
    常友礼:你……你怎么胳膊肘尽往外拐?拿回三千块,我一个人能花?还不是都为你们。

    (常明凤上)
    常明凤:我说你们麻烦不麻烦!男人是我找的,以后跟我过日子,又不跟你们过日子,一天算计人家干嘛?
    常大嫂:昨儿个晚上,你巧姑婶子来说,男方三千块钱保母费不想掏。
    常明凤:就是不掏。那是我说的。
    常友礼:你怎么能这样干!我们还不都是为你好。你以为我想花你的钱?以后全得花到你们身上。缺钱的日子在后面呢。
    常明凤:那也不能这么干!现在我们就跟人家要到四万六千块,这在全村已占到中等。再给人家加上三千,我们能说得出口吗?
    常有礼:怎么说不出口!我常友礼,常有理,说话从来有理。没理的话不说,没理的事不做。
    常明凤:就算人家愿意给,可咱们事先怎么跟人说的?
    常友礼:我说,“保母费一事看着办。”
    常明凤:对呀。你让人家看着办,就是看人家的精力和心思,不能强迫人家,现在怎么又逼着人家掏保母费呢?
    常友礼:看着办,就是至少三千块。
    常明凤:看着办就等于三千块?
    常友礼:对。
    常明凤:(走下。拿一本词典走上)给!看看词典上“看着办”是不是三千块的意思。
    常友礼:(夺过词典扔到桌子上)你少给我来这一套!看看村里这几年,谁家聘闺女不是保母费三千五千的,我要得过分吗?告诉他们,三千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不掏钱,闺女不过门。
    常明凤:别说三千块,一分都不要!
    常友礼:一分不少!
    常明凤:一分不给!
    常友礼:反了你啦!敢跟老子较劲!(举手欲打)

    幕内:“呦,好热闹呀。”
    (巧姑上)
    巧姑:这是干什么呀!风风火火的,在演哪一出呀?
    常大嫂:咳!还不是为了那三千块钱保母费嘛。老的是要,小的是不让要,你说咋办?
    巧姑:不就是三千块钱嘛。好说好说,包在我身上了。今天我又来给你二老报喜来了!
    常友礼、常大嫂看着巧姑:什么喜?
    巧姑:我给咱明亮侄子找下个好媳妇。
    常友礼:那敢情好哇!大妹子,这边坐,这边坐。
    常大嫂:你瞧我们只顾着吵架,冷落了大妹子。这边坐。明凤,给你婶子泡茶。
    常明凤:哎!(下,端茶上)婶子请喝茶。
    巧姑:谢谢侄女,俺不渴。
    常大嫂:大妹子,这媳妇是哪个村的?
    巧姑:东堡的,老教友家庭,信仰好着呢!
    常友礼:女方家条件怎么样?
    巧姑:当然比咱家强多啦!常年开着门诊,闺女又是师大毕业,在中学教书,一年收入少说在五六万呢。不过,女方要的条件倒是不高。
    常友礼:什么条件?
    巧姑:很简单,跟咱明凤的条件一样。
    常友礼:你说什么?跟咱明凤的条件一样:四万六?
    巧姑:不,四万九。
    常有礼:那怎么行!咱明亮是堂里的会长,要人才有人才,要能力有能力,要文化有文化,怎么能掏那么多钱呢?不成不成。

    (常明亮上)
    常明亮:我说爹,你真是“常有理”啊!怎么说都有理。闺女嫁人,你只想多要;儿子娶媳妇,你又想少掏。说来说去,你不是常有理,是“常有利”,有利就干,唯利是图。
    常友礼:我还不是想省几个钱吗?
    常明亮:想省钱也不能这么干。
    常明凤:要省钱,大伙都省钱,不能你一家子省钱,叫别人多花钱。
    常明亮:明凤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人家男方的母亲都找神父去了,让神父把我好歹训了一顿。
    常友礼:(一下子紧张起来)神父怎么说?
    常明亮:神父说:“常明亮,回去对你爹娘说,作为老教友,说话办事要守信用,不能蛮横不讲理,出尔反尔。当初你妹子常明凤跟人订婚,没有明提保母费的事,现在怎么又逼着人家再掏三千块钱呢?这是给人家立坏表样,以后你这会长还怎么领导别人呢?再说你家又不是穷得急等那三千块钱。”
    常明凤:就是嘛。说实话,以咱们目前跟人家要的条件不算高,也不算低,但当初巧姑婶子给咱做的主,男方家又乐意给,家里条件也能承受得起,这也说得过去。要是现在再加条件,就是不合理。作为教友,在移风易俗方面,咱应该在村里带个好头。再说我哥哥明亮他又是会长,会长家里人都这么干,那普通教友该如何呢?那些教外朋友该怎么看呢?
    巧姑:咱明凤说得对。说心里话,我也不同意你爹这么干。不过后来人家男方父母也想通了,说碰上明凤这么个好姑娘,多掏三千五千块也值。这不,人家钱也给咱带来了,三千三,还多加三百呢。说是图个吉利,大伙都高兴。(掏钱,放桌上)
    常友礼:啊,好啊!这亲家,真是开明,通情达理。
    常明亮:人家拿过钱来就开明,不给钱就混蛋。你这“常有理”一套真该收起来了。
    常明凤:爹,娘,哥哥,还有婶子,对着你们这么多人,我现在决定:第一,把三千三百块钱如数退还人家,一分不收;第二,不让人家大操大办,我们到教堂举行集体婚礼。今天早晨神父说了,我们堂区今年有七对新婚夫妇,都到堂里举行集体婚礼,喜事新办。婚礼后,七对新人共同组成婚前辅导小组,让更多的教友认识到婚姻圣事的价值,白头偕老,圣化家庭,为主作证,让天父的慈悲变成爱的行动。这样,我们省下的钱作为堂区的福传经费,共同推动堂区的福传事业。
    常明亮:明凤,你的想法哥举双手赞成!
    常大嫂:你们可给咱堂区开了个好头,天主会降福你们的!
    常友礼:那咱明亮的媳妇怎么办?
    巧姑:实话跟你说吧,大哥!媳妇跟咱明凤是高中同学,早就看好咱明亮了。条件低得很,只要一辆摩托车,说是为了上班和传教方便,其余的什么都不要。
    常友礼:哟!天底下竟有这么好的事让咱给碰上,这么好的人能进咱家门,真的感谢天主啦!
    常大嫂:人家不要,咱也得让人家过得去。该咋办咋办!
    常明凤:人家早跟我哥商量好了,用不着你们操心。
    常友礼:你们翅膀都硬了,倒把我和你娘蒙在鼓里了。时代变了,时代变了,咱老脑筋不行了。
    常明亮、常明凤:哈哈……
    常大嫂:我说孩子他爹,咱也不能老盯着钱不放。这么好的事让咱家遇上,这不是天父的慈悲恩典吗?咱得用实际行动感谢天主。等咱明凤办完了事,你我得到堂里办个妥当告解,然后参加教友学习班,好好学圣经,学教理,给天主传教。要不然,咱死后咋向耶稣交账呢?
    常友礼:是是是,你说得对。咱是该想想救灵魂的事了。说老实话,咱知道咱在天主跟前站不住,私心太大,罪恶太多。可为了这一家子人……唉!
    常明亮:从今天起,不能一天“常有理”,胡搅蛮缠,尽占便宜;而是应该常痛悔,常谦虚。
    常友礼:臭小子,就会揭你老子的短!看我不收拾你!
    (常明亮笑着跑下。常友礼笑着撵下,众人笑着下场)

关键词: 信仰 人生 

上一篇: 回首2016,梦飞2017

下一篇: 学姐

延伸阅读:

林思川《台北思高》一无所惧的公开承认信仰福音

德国统一推手科尔总理逝世,教会感谢他作出的基督徒见证

母亲的礼物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欧洲朝圣散记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