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慕道中的见证

2018-05-25 15:36:27 | 作者:钱卫星 | 来源:《信德报》2018年5月7日,17期(总第767期)

    这个冬季,因受拉尼娜的影响,异常的寒冷。上海的那场雪也属罕见。迎着雪花,我又来到唐镇天主堂,此时屋顶已铺满厚厚的积雪,但我的心却十分火热,充满期待。
    我的祖籍在江苏省启东,祖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的儿女,我的父亲也是老教友。而我则从2017年10月起,才开始在唐镇天主堂上慕道班。
    第一次上慕道班,漆黑的夜晚下着秋雨,天主堂四周肃穆宁静。刚走进大铁门,以小黑狗为首的几只狗对我狂叫,使我寸步难行,左右为难。通过微信群求助,里面走出一位姐妹,她和悦地对我说:“你经常来,它就认识你了。”我壮着胆走进教室,开始了我第一次重新认识人生的旅程。果然,当我走出教室,小黑狗再见到我时已不叫了。
    南修女为了照顾年迈的学员增设下午课。我认识一位66岁三次手术身患疾病的姐妹,她不管刮风下雨始终坚持慕道,让我敬佩不已。
    父亲已经88岁,他的健康令人担忧,双腿走路十分困难。我每次探望他,他总是叮咛子女必须按照天主教的仪式为他举行追思葬礼,他担心我们有误或者偏差,给我们写下虹口圣心堂负责联系人的姓名和手机号码,他自己的圣名,自己父母的圣名,包括捐献的金额。
    我依稀记忆,文革前,父亲在高挂的祖母遗像前,点上两支白色蜡烛,要求我们双手合十,或者跪下,或者祈祷。那时,我们感到神秘和好玩,这是父亲用自己的言行对我们子女信仰潜移默化的启蒙。
    解放前,我的祖父毕业于南通师范学院,担任乡长和校长。为逃避追杀,在天主堂神父的鼎力相助下,逃出老家,去崇明大公所天主堂。在那里我的父亲在正义中学高中毕业,又在教友的帮助下来到上海虹口区华联药厂开始谋生,并开始去虹口圣心堂朝圣。文革结束后,父亲也退休了,虹口圣心堂也恢复弥撒。逢主日或者四大瞻礼,父亲总是换上干净整洁的衣裳,不管春夏秋冬,风雨无阻去教堂,在接待组传福音,有时为信德报投稿。
    父亲由于我祖父的政历问题,在那个特殊年代中被造反派批斗,家门贴着大字报,真是不堪回首。当拨云见日教堂恢复开放后,父亲是那么的欢欣鼓舞。虽然天主教已经获承认为合法宗教,但是我和许多人一样,却对天主教一无所知,更多是疑惑,甚至是害怕和敌对。那时,对于父亲劝说我去慕道,我根本无动于衷。
    现在,开始我的慕道旅程,遵循父亲的嘱咐,钦崇天主,信仰天主,切愿给自己一个更有意义的人生,让我生活得更加喜乐和平安。
    在虹口圣心堂,爱心组和接待组的兄弟姐妹,虚寒问暖,关切地询问我父亲的身体状况,他们也热诚地欢迎我上慕道班。他们自豪地告诉我,这里有能唱会写才华横溢的牛树青神父。
    对于像我一个出生在天主教家庭的人来说,信仰并不陌生,耳濡目染地受到了父亲的熏陶。早在2002年,父亲动员我们全家成员去虹口圣心堂参加祖父母的追思纪念日。那时起,对天主堂感到非常的神圣和肃穆,干净和宁静,让人心灵震撼,从未有过的亲切和新奇。
    以后我多次陪同父亲参与弥撒,从2013年起我在微博里开始关注孺子牛神父的博文,却是雾里看花,麻木不仁。
    2017年11月的一个晚上,我又去唐镇天主堂上慕道课。南修女要求我们一起参加炼灵月的首日,那是诸圣节。仪式结束时,大家一起唱起《悼念亲人再见朋友》,耳熟能详的经典旋律,回荡在圣堂,从那开始,让我豁然开朗,许多经典名曲,名画的创作者都是基督徒。
    父亲已经到了生命的晚年,我告诉他开始上慕道班,他浑浊的眼神露出了欣喜。12月1日,我开车接牛树青神父和作陪的另一位教友,为父亲行傅油圣事。
    这天,充满奇妙,我父亲居然自己可以站立起来。由于曾被造反派殴打之故,他的耳朵已经完全失聪,只能通过手写和人交流。父亲坚持要办告解,于是我和教友走出房间。当我们再次走进房间时,我发现父亲容光焕发,眼睛里露出罕见的欢乐。在领圣体时,只听见父亲说:“阿们”。突然虔诚地双腿跪下,艰难地张开嘴巴恭敬地领受了圣体。
    当牛神父用笔在白纸上写下:“我们为你求天主降福你,阿们。”父亲兴高采烈也接过纸,颤抖地写下:“感恩不尽,太感谢了。”那一刻,我已经热泪盈眶,我知道这是父亲梦寐以求的,他激动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
    从那时起,我每周参加虹口堂的慕道班,主日参与弥撒,见到了许多兄弟姐妹,他们都认识我的父亲,对我的父亲赞不绝口,我为父亲感到自豪。
    在慕道班里,我得到修女和任课老师们的关爱,我也在微信群里和大家分享我父亲怎样从乡下来到上海,以前虹口圣心堂的故事和在唐镇天主堂上慕道课的见证。
    每次弥撒,慕道班老师陪坐在我们边上,提前很多时间来到圣堂,主动为我翻《圣经》和《天路妙音》。张贵香老师对我说:“你有什么困难,可以祈祷,天主会帮助我们,会有奇迹发生的。”那时,我修理奥林巴斯显微镜已经2个星期,因为配件已经停产,让我束手无策,一筹莫展。我向天主祈祷,终于有了灵感,很快解决了问题。
    2月1日,父亲因病再次住院,危在旦夕,医院连发两次病危通知书。我马上通知了爱心小组。第二天,童神父由另一位教友作陪,前往医院为我的父亲行了傅油圣事。父亲以一名老教友的信德,在生命奄奄一息,滴水不进之际,不顾手臂输液,依然划十字,发出混浊的声音,感动周围病床所有的人们,尤其那些无信仰的人们。
    经过大家齐心协力的祈祷,我的父亲再一次转危为安,再次见证天主和圣母玛利亚的仁慈。阳光灿烂的主日,我聆听牛神父的讲道结束以后,双手交叉接受牛神父的祝福。《主,我当不起》的管风琴旋律,在圣堂响起,我跪拜在跪栏前,再一次想起张贵香老师所说的,默默地向耶稣请求,请求天主和圣母玛利亚助佑我的父亲,我情不自禁泪涌而出,用手抹去泪珠,却难以抑制。坐在我左边的张老师,悄悄地拿出纸巾,无声地递给我。我抽泣不止。张老师临走时,轻声说:祝你父亲早日康复。
    二月的上海,春寒料峭。我的代父代母带着天主和圣母玛利亚的宠爱,带着礼物探望我的父亲,为我的父亲祈祷和奉诵珍贵的玫瑰经。牛神父在百忙之中,嘱咐爱心小组成员带着圣心堂全体兄弟姐妹的关切,带着礼物,放弃休息,再次到医院探望我的父亲。为我的父亲祈祷并诵念玫瑰经。我的胞姐也激动不已,主治医生也感到震撼。天主教充满关爱,温暖着每一个人。一位护士悄悄对我姐姐说:“我的外婆也是天主教”。
    我可爱的父亲,更是激动不已,他见到自己圣堂里的姐妹们由衷愉悦,一起划十字,主动亲吻十字架,主动伸手和姐妹们握手致谢,他居然能说简单的话了。虽然,他完全不能听见我们的声音,但是他头脑清晰。大家虔诚的祈祷,让我父亲的心灵获得宽慰和安宁,精神也快乐许多,这是从未有过的,他久久的盼望和等待终于得到了满足。对于我而言也是受益匪浅,恩泽多多,让我反省,洗涤灵魂,怎样做一名合格的基督徒。
    我把这些信息通过微信分享给两个慕道班。认识父亲的一个老教友,坦诚地告诉我,毕竟你父亲89岁了,要有心理准备。我告诉她,我们为子女的已经非常感谢天主,已经见证生命的奇迹,见证天主和圣母玛利亚的恩惠,我们知足和理解。
    3月17日,我父亲(圣名若瑟)在医院蒙主恩召,荣归天国。他彻底抛弃尘世所有的烦恼和心酸往事,他安息在天主的怀抱里,我们希望他恢复耳聪,不再耳聋。
    因为需要料理父亲的后事,不能参加慕道班,我必须请假。我收到慕道师生的祈祷和安慰,全体人员为我的父亲奉献炼灵弥撒,让我十分感动。
    人们说,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我却感受到我们慕道班特别的温暖。
    人们说,今年的雪,特别厚,我却感受到我们的慕道班的感情别样的厚,别样的真诚。
    人们说,今年的雪,特别白,我却感受到我们的慕道班友们,信仰天主的人,心灵纯洁,真诚互爱。
    唐镇天主堂那只小黑狗,对新来的慕道友又狂叫。我在微信群里,以身说法,大家像我一样,狗吠不惊,从容走过。其实,它充满灵性,善解人意。

相关链接:787棋牌787棋牌游戏官网注册下载 集结号棋牌 kk棋牌 八星棋牌游戏 235棋牌 棋牌游戏平台 亲朋之星——亲朋棋牌官方唯一比赛平台 幸运棋牌 998棋牌游戏中心 乐乐棋牌 游艺棋牌 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关键词: 慕道 见证 信仰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我的信仰初体验


延伸阅读:

广东:广州石室第28届49名慕道者领受入门圣事

导航

陕西:圣母升天节西安南堂60余位慕道者领受洗礼和坚振

教宗接见新慕道团:传教使命源自你们的DNA

安徽:五河堂区举办第22届成人慕道班 47位慕道者领洗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